uighurrepublic

特朗普在白宫会见了维吾尔和其他宗教迫害受害者

维吾尔时报(www.weiwuer.com) 楼兰学姐报道 美国总统特朗普要将宗教自由作为他外交政策的核心,星期三 (7/17/2019)会见了来自中国、土耳其、北韩、伊朗和缅甸等国的宗教迫害受害者。 白宫表示,椭圆形办公室会议的27名与会者中,有4人来自中国: 被关押的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的女儿菊尔·伊力哈木,法轮功学员张玉华,藏传佛教人士尼玛拉姆,基督徒欧阳满平。 2014年,中国以分裂主义罪名判处菊尔的父亲伊力哈木·土赫提(Ilham Tohti)无期徒刑,当时遭到了美国和国际人权组织的谴责。土赫提是一名经济学教授,也是维吾尔人权倡导者。 联合国人权理事会(U.N. Human Rights Council)近24个成员国本月敦促中国停止对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的迫害。联合国专家和活动人士说,至少有100万维吾尔人被关押在(东突厥斯坦)的拘留中心。 特朗普政府一直在考虑因中国官员在(东突厥斯坦)的政策而对他们实施制裁,其中包括殖民地(新疆)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但由于中国威胁要报复,特朗普政府没有采取行动。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陆慷周四在北京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在中国不存在这种所谓的宗教迫害,中国政府拒绝任何有关政府侵犯宗教权利和人权的说法。我们要求美方正确看待中国的宗教政策和宗教自由在中国的地位,停止利用宗教问题干涉别国事务。” 特朗普的宗教自由大使萨姆·布朗巴克(Sam

22个联合国成员国批评中国大规模拘禁维吾尔人

记者:楼兰维吾尔 2019年7月10日,联合国人权理事会的22个成员国联名发出一份声明,批评中国侵犯维吾尔人人权,大规模拘禁维吾尔人。 这一份对维吾尔和其他穆斯林居民极为重要的联署声明,由22个人权理事会成员国签署, 包括:澳大利亚、奥地利、比利时、加拿大、丹麦、爱沙尼亚、芬兰、法国、德国、冰岛、爱尔兰、日本、拉脱维亚、立陶宛、卢森堡、荷兰、新西兰、挪威、西班牙、瑞典、瑞士和英国。 声明中提到,“中国针对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族裔存在大规模的任意拘押以及广泛的监控和限制。这导致新疆数百万人的家庭四分五裂,生活在恐惧之中。中国政府正在犯下大规模侵犯人权的罪行,只要骇人听闻的侵权行为一天不结束,国际压力只会不断增加。” 联合声明还呼吁中国让联合国和国际独立观察员进入维吾尔地区(东突厥其斯坦)采访。 7月11日,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新疆事务纯属中国内政,中方反对任何国家借涉疆问题干涉中国内政。中方已经向有关国家提出严正交涉。

德国之声:儿童版再教育营? 中国官员: 无中生有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众议员麦克高文和参议员卢比奥7月5日发表声明,敦促美国政府立即采取行动解决新疆地区滥用高科技监控,以及大肆关押上百万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民众的问题。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7日接受BBC专访时,否认中国有系统地拆散新疆维吾尔家庭。 他说:“没有孩子是跟他们父母分开的,根本没有……有失去孩子的人,给我名字,我们会尽力找到这些孩子。” 刘晓明说BBC报导中那些表明失去儿女的父母是“反政府人士”,他说:“你不能指望他们说(中国)政府的好话。他还强调: “如果他们想和孩子在一起,可以回来中国。 英媒:中国刻意拆散新疆维吾尔家庭 根据英媒BBC周四(7月5日)报导,中国刻意将新疆穆斯林儿童与他们的家庭分离,并透过幼儿园的课程试图改变他们的信仰和语言。 报导内容提到,大规模寄宿学校建在“再教育营”附近,这些学校外面围着铁丝网,门口还写着“进入校园,请讲普通话”。学校中的学童接受“严格隔离封闭管理”,有覆盖全校的监控系统,周边也有警报和1万伏特电围栏。某些学校的维安支出甚至超过“再教育营”的安全支出。 报导引用公开记录显示,仅在一个乡镇,就有400多名儿童父母被拘禁中在“再教育营”或是监狱。这些儿童会被评估是否需要“集中照顾”。在学校中他们学习汉语、汉文化还有爱国爱党思想。另外,像是2018年4月,叶城县县政府将来自周边村庄的2千名儿童迁入一所大型寄宿中学。现在还有两所新的寄宿学校在筹备中。 德国新疆问题专家郑国恩(Adrian Zenz)说,这个做法背后的原因是,“寄宿学校为少数民族社会持续性的文化重建提供了理想的环境”。他的研究显示,学校内不使用维吾尔语和其他当地语言,如果学生和老师在学校说中文以外语言,个别学校会对学生和教师进行严格的惩罚。 新疆宣传部副部长徐贵祥在接受BBC访问时,被问到这么大规模地把孩子被送进再教育营旁的寄宿学校会不会对心理造成什么影响。他说:“对孩子来讲,这也是很正常的。我们平时工作上班,一天也见不到孩子。或者说一段时间也见不到孩子。但是并不能带来给孩子什么实质性影响。” 记者进一步问他,如果家族的人都被送进“再教育营”怎么办,徐贵祥说:“这不会出现……如果一个家里所有的人都进了教育中心,那这个家里就很严重了。问题就很严重了。这个情况我没有见到过。” 流亡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专访:北京现在要的是年轻维吾尔人的心

德国之声:您最近发表的研究是关于北京政府刻意让维族儿童与家人分隔的研究报告,指出大规模寄宿学校建在“再教育营“附近,并且指出,2015到2018年间,整个中国幼儿园数成长8%,但在新疆是82%,在维吾尔族为主的区域,幼儿园成长数高达148%,您是怎样得出这样的研究结论? 郑国恩:我最近的研究是关于教育系统以及儿童与父母的分离,可以说,我对中国少数民族教育系统非常了解,算是这方面,尤其是藏人教育系统的专家。 掌握幼儿园和教育系统数据并不很难。 有官方的统计报告。 你只要知道去哪里找,每年都有小学、幼儿园教育的定期统计和信息。 要获得数据表明国家对父母在再教育的儿童刻意实施了某种措施,要难得多。 我是专门研究系统学的,我知道系统是如何运作的。我知道哪些术语代表着什么意思,我也会花大量的时间,有针对性地研究中国媒体的相关报道。很难讲清楚,总的来说,你需要大量的经验、足够的了解以及大量的时间和运气。去研究一件事的时候发现了另外的信息,越来越多的不同类型的数据。我很幸运,发现的远远超出我的预期。 德国之声:这个星期是“7.5”流血事件发生10周年,作为一个长期关注新疆问题的专家,您觉得最近几年新疆地区发生的最大变化是什么? 郑国恩:我认为北京政府正采取极度严格的措施,10年之前,维吾尔人相对来说能过上正常、普通的生活。2016年陈全国上任后,新疆受打压的情况日趋严重:安全措施加强、到处是检查站,多个再教育营,可以说,新疆的正常生活已经不复存在。当然,许多许多家庭也受到影响。妻离子散,有些人要面临长期监禁。 德国之声:您之前做出调查,指出新疆再教育营关押约百万少数民族,这个数字受到各国媒体、人权团体的关注,您能简单说一下是怎么统计到这个数字的吗? 郑国恩:我最近的统计数字已经不是百万了,增加到大约150万。最初的百万是拿到了一份流亡维吾尔人得到的文件。我比较了卫星图片、项目招标文件、平方米的数据去评估,对比、核实。 最开始我是去青海做过一年半的实地调研,课题关于中国的少数民族,特别是关于藏人的问题,关注藏族与汉族之间的关系,重点是少数民族教育。我研究出了一种数据评估方法,2016年就对新疆使用了这种方法去评估,利用公开统计数字、数据和各种政府文件,各个层面,还有统计了安全部队以及警察的招聘广告,或者项目招标,采购设备招标等等,从各个角度勾勒再教育营的情况。 最近的150万统计数字,我对政府的粮食补助数据进行了分析,比如2018年,乌鲁木齐政府出资16亿元人民币拨款到地方政府,这笔钱仅仅用来给教育培训中心等等。通过一些关键性的数据,我估计出了这个数字。 德国之声:再教育营关押着大量维吾尔人。您发布的研究也指出,一些寄宿学校的孩子,父母在再教育营,学校内不许用维吾尔语,监控也无处不在,您觉得,北京在新疆地区的种种措施,目标是什么? 郑国恩:他们想掌控全局,想让维吾尔人听话,说普通话,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尤其让年轻一代远离自己的文化,特别是宗教。听共产党的,可控的,搬入新的住宅、新社区,那里有摄像头,容易监控。总之就是能控制局面。对孩子进行教育,让他们在学校待的时间多于在家里的时间。战略是争夺年轻一代的心。

从家乡来的最新消息(5月19日)

时间: 2019年5月19日 提供信息者: KELLY, 凯莉(我的同事) 来源:Terken khatun 中文翻译:Asiya Uyghur 凯莉是我的同事,她最近因公去了中国天津。 她走前我托她帮我联系下我的家人,哪怕是帮我录个声音回来也行。凯莉昨天晚上给我留言说: 对不起, 你给的电话号码无法接通。我和丈夫好几次用其他不同的号码试着打也打不通。 奇怪的是拨打和田的区号就自动切断。我无法理解到底是什么原因。 几天后,我们有幸联系到了在你老家长时间待过并在那里工作过的一个熟人。我们很自然地聊起了新疆目前的状况。据他说,在你的家乡不仅是有宗教信仰的维吾尔人,连有信仰的汉人也被关押在了集中营。虽然他们在集中营里没有维吾尔族那么苦,

特朗普下令国家进入信息安全紧急状态

朗普下令国家进入信息安全紧急状态朗普下令国家进入信息安全紧急状态 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周三(5月15日)签署了一项名为“保障信息与通讯技术及服务供应链安全”的行政命令,宣布国家进入紧急状态。特朗普的命令表示,外国对手正在利用美国在信息和通信技术及服务领域的脆弱性来侵害美国利益。这份行政令授权商务部长可禁止对美国国家安全或美国人的安全和保障构成不可接受风险的交易。 该行政命令没有具体提到中国或中国企业,白宫官员也强调这个行政令并不针对特定国家或企业,但在认定华为从事“违反美国国家安全或外交政策利益”的活动后,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及其70家关联公司列入“实体名单”。美国政府声称,华为产品带来安全隐患,因为该公司可能会默许北京方面允许进入网络和私人用户数据的要求。列入该名单意味着,购买华为设备的美国公司、个人或政府机构现在需要“出口、再出口和/或(在国内)转让”的特定许可证。同时,向被列入名单的单位或个人出售或转让美国技术也必须要得到许可证。 对于华盛顿的禁令,北京与华为方面迅速作出回应。中国商务部发言人高峰表示,强烈反对任何国家对中国企业进行单方面制裁。华为回应说美国限制华为,不会让美国更安全,也不会使美国更强大,只会迫使美国使用劣质而昂贵的替代设备,在5G网络建设中落后于其他国家,最终伤害美国企业和消费者的利益。

塔衣尔·衣明在Towson大学演讲:维吾尔民族正在遭受种族灭绝

《维吾尔时报》3月30日讯 2019年3月29日晚,流亡美国的维吾尔活动人士塔衣尔·衣明(Tahir Imin)在马里兰州Towson大学举办的有关东突厥斯坦维吾尔问题的研讨会上向参会人士介绍了维吾尔民族正在遭受的种族灭绝政策。 本次活动由Towson大学学生会组织,在Towson大学学生活动中心举行。塔衣尔·衣明先生在本次活动做演讲详细介绍了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屠杀发生的国际背景,维吾尔问题的历史溯源,中共殖民东突厥斯坦的总体方针政策。 来自美国,巴勒斯坦,阿拉伯以及西班牙等国家的师生参与了本次活动,其中包括当地媒体人士,亚洲问题研究,伊斯兰教研究专家以及各界师生。塔衣尔·衣明先生利用海外维吾尔人对祖国境内失踪亲属的证词视频以及有关东突厥斯坦的集中营影像资料生动具体地向与会听众系统性地介绍了中共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行为。在提问互动环节,与会听众先后向塔衣尔·衣明先生提问了解更多详情,并表示以后会持续关注维吾尔问题。在听众问道“我们能为维吾尔人做点什么?”时,活动嘉宾维吾尔活动人士埃塞杜拉(Assadullah)先生向他们介绍了《维吾尔问题活动清单》,《维吾尔社群运动》等声援维吾尔人的倡议书,召唤每一个良心人士为维吾尔人呐喊发声。 活动组织方表示今后会继续邀请塔衣尔·衣明先生等维吾尔活动人士组织声援维吾尔人的学术活动。 具塔衣尔·衣明先生陈述,由于在美国踊跃参与维吾尔人权活动,筹办《维吾尔时报》(Uighur Agency)等揭露中共种族灭绝政策的媒体,在各大公共场所公开倡议反对中共在东突厥斯坦的各项种族灭绝政策等原因,他留在东突厥斯坦境内的亲戚,朋友等至少5人被中共当局抓捕并判以了重刑。其中,塔衣尔·衣明先生的亲弟弟阿迪力·衣明先生被判10年有期徒刑,表弟以及母亲分别被判8年有期徒刑。塔衣尔先生表示,这些人都是无辜的,中共对他们的抓捕完全是针对塔衣尔先生的报复行为。近两年以来,由于中共的迫害,塔衣尔·衣明先生无法与身在东突厥斯坦的夫人以及女儿取得联系。 塔衣尔·衣明先生表示,面对中共的报复以及迫害,他永远都不会退缩,会以更大的精力投入维吾尔人的解放事业。

美国务卿蓬佩奥在白宫会见留美维吾尔人代表,并呼吁中国停止这些适得其反的政策并释放所有被非法拘留维吾尔人

《维吾尔时报》 2019年3月27日讯 现任美国国务卿的迈克·蓬佩奥 (Secretary Mike Pompeo)今日在美国国务院(Department of State)会见了Ferket Jawdat, Gulchehra Hoja, Mihrigul Tursun等四位美籍维吾尔人代表。 蓬佩奥国务卿于今日在自己的官方推特上表示自己今日会见了在东突厥斯坦被中共非法拘禁的维吾尔人亲属代表以及集中营幸存者(Mihrigul Tursun),并呼吁中国停止此类适得其反的政策并释放所有被任意拘留的维吾尔,哈萨克等突厥族少数民族。

川普政府谴责中国对突厥裔少数民族的非法关押形同1930年代纳粹德国的犹太集中营

Conor Finnegan (ABC NEWS, USA) 2019年3月13日讯 中文翻译: 《维吾尔时报》 川普政府对中国在西部地区残酷镇压突厥族裔少数民族的行为之谴责呈愈加强烈之势。甚至将中共的政策类比为1930年代纳粹德国之犹太集中营以及苏联时期的古拉格监狱。 美国川普政府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介绍美国政府发布的全球人权报告时称中国在人权问题上“自成体系”并拥有与支持他们的盟友。 该人权报告是美国政府在汇总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非营利性人权组织。媒体以及美国驻各国大使馆的信息情报基础上编写的年度全球人权报告。 在该报告的中国部分,民主,人权和劳工局高级官员Amb. Michael Kozak陈述:自1930年以来,人类社会从未见过如此恶略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中共政府将至少几百万人关进集中营,在那里试图折磨他们,侮辱他们,试图将那些“囚犯”的文化和信仰彻底抹去。那里的事态异常糟糕。 蓬佩奥在发布会上介绍:“集中营”的目标人群是维吾尔,哈萨克等生活在中国西部地区(东突厥斯坦)的突厥民族。东突厥斯坦的恶劣人权状况已经在美国国会以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被多次审议。然而中共政府在东突厥斯坦的政策却仍在变本加厉的执行,例如人脸识别抓捕关押当地少数民族,在集中营内试图彻底抹除他们的宗教信仰及民族文化。

目录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