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ighurrepublic

伊力哈木精神永存!

特邀作者,阿斯娅.阿部杜拉艾海提(Asiye Abdulahed) 欧洲议会在去年的12月18日把这一年度的萨哈罗夫人权奖颁发给了在2014年被中国政府判处终身监禁的维吾尔学者伊力哈木•土赫提(伊力哈木•土赫提曾获2014年芭芭拉•戈德史密斯自由写作奖、2016年马丁•恩纳尔斯人权捍卫者奖和2019年获得哈维尔人权奖)。这个奖项能够授予他就是说明欧盟将维吾尔人的人权问题提到首位,不仅伊力哈木.土赫提这么一位和平的学者得到了全世界的关注,而且也包括他在内的被关押在集中营的百万维吾尔人乃至整个维吾尔地区的人权状况得到了全世界的重视。所以欧洲议会把这份人权奖授予给伊力哈木教授,是对他的肯定也是对我们所有维吾尔人及在遭受中共迫害的所有人民的鼓舞和安慰。 几年来,所有前往探监的人都遭到当局的拒绝,甚至伊力哈木教授在美国的女儿也表示,他们已经与她父亲失去联系。这种情况令人担忧伊力哈木教授目前的处境。最近几年来,由于伊力哈木教授获得包括萨哈罗夫人权奖在内的多项国际人权奖项,这对中国政府造成了很多外交上的压力。但他们从未因此而放松过对维吾尔人的镇压。 集中营关押百万维吾尔人的消息传开也有很长时间了,不过在中国有消息传出说中国政府正在扩建集中营并打算继续关押实施对维吾尔人的迫害。 在中国一直存在着严重的人权迫害,在这个国家每一个追求真理,提倡人权,自由和民主的人们会被关进监狱,被消失,被死亡。甚至这些人被禁止提起。中国不仅在国内打压这些人士,他们的手还伸到国外乃至美国,欧洲等捍卫民主,自由和人权等普世价值的国家。中国政府用庞大的经济势力来换取大多数国家的沉默。 伊力哈木教授作为一名敢言的维吾尔异议人士,在中国知识界也得到了众多学者的认可。虽然伊力哈木教授有出国避难的条件,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和可爱的子女,他也在从事他最热爱的职业,不过他没有去选择放弃这条非常艰难,甚至会让他付出生命为代价的拯救民族之路,而是选择用自己仅有的自由来为正在遭受迫害的维吾尔,为真相而发声。是伊力哈木教授牺牲自己和家人的自由,而换来了国际社会对维吾尔人现状的关注和改变了中国政府多年来歪曲事实来误导国际社会,抹黑维吾尔人的局面。 伊力哈木·土赫提说过这么一句化:“维吾尔在线在中国国内唯一一个发出维吾尔人自己声音的网站,维吾尔在线始终致力于与汉族社会交流,向汉语读者介绍维吾尔自治 区和维吾尔人的现状,通过交流促进相互之间的理解,并向维吾尔人、汉人以及政府介绍维吾尔人应有的权利。但在新疆有一股针对维吾尔在线和我的恶势力,他们 一点也不希望我们发出自己的声音,不喜欢通过和平、理性的方式解决问题,更不喜欢维吾尔人争取自己应有的权利,他们甚至不希望我们和汉人交流,不希望我们向汉族社会和政府发出我们的声音。他们是一股始终想为所欲为的势力,他们不喜欢和平,不喜欢通过法律的途径就解决问题,他们喜欢的事暴力和黑暗,所以他们 想将一些事情引向暴力,想通过暴力和非法的手段消灭我们的声音。“维吾尔在线一直坚持与汉族社会的交流,我们通过汉语向汉族社会介绍维吾尔自治区内黑暗、法律遭践踏、人权遭践踏和不公平的 现状。汉族社会中,甚至是体制内有一些正义的人,我们不知道他们具体是谁,但是这种正义的力量在中国还是很强大,而新疆的那些恶势力不希望他们了解维吾尔 人的现状。这些恶势力一直想要为所欲为,但是维吾尔在线打破了他们在维吾尔问题上说什么是什么的局面”。也就是说,伊力哈木•土赫提一直很努力的去揭示真相,让中国民间社会更多的去了解维吾尔人及他们的诉求,去理解所谓维吾尔问题的真实一面。 不过, 中国政府没有接受伊力哈木•土赫提以和平方式解决民族问题的立场,并把他的提议当作颠覆国家政权的图谋来指定罪名,把伊力哈木教授打入了监牢。这对维吾尔人意味着更加严酷厄运即将到来。果然,随着伊力哈木教授的入狱,维吾尔人引来的是大规模被抓捕,打入集中营,被奴役,被同化等等惨无人道的种族灭绝。

当局设立路卡专门检查维吾尔人

我社收到昌吉州阜康市的一名维吾尔人的来信,他指出:进入阜康市准东石油基地之前必须通过安检站的检查,所有的汉人不需要做任何检查,也不需要下车过安检可以直接进入到基地。相反,只要是维吾尔人都必须强迫下车,通过安检门,刷身份卡后才可以进入城市。此外,外来的维吾尔人必须当场电话联系居住基地内的亲戚朋友们并证明他们此行的目的后才准许进入。他指出该石油基地人口有几万,其中维吾尔人最多也有一千左右的人口。

昌吉州重点中学校长及少数民族老师被抓至今下落不明

此前美国自由亚洲电台报道过昌吉市一所中学校长被关进教育培训中心的消息,据当地知情人士指出该校长至今还在关押,这所中学是昌吉州有名的重点学校:“昌吉市一中”。常年从这个中学毕业的维吾尔,哈萨克族学生都能进入国家重点985,211工程里的大学,但自从2018年起该学校撤销了所有的民族语言班级,随后许多少数民族老师都被抓。 RFA独家:新疆昌吉哈萨克族中学教师被秘判十年

维吾尔人以‘莫须有’的罪名被判重刑

日前,昌吉州阜康市的一名维吾尔人与我社联系并提供了一些关于当地的信息。据爆料者描述:他与2017年5月被关进昌吉州阜康市一所看守所。当时与他一起被抓的还有10余名维吾尔人,他们都是昌吉州阜康市准东石油基地工作的石油工人和一些当地的个体户。一个月后阜康市检察院受理他们的案子,随后被起诉到昌吉州检察院,经过受理他们分分被判刑(被判2年至15年不等)。判决时当局未给出任何实质性的证据,所有的案件审理通过编造所谓的‘’罪行‘’来审理,比如:某人在2000年时在某地参加了恐怖组织活动,某人在斋月里说了一些极端宗教思维的一些话等莫须有的罪名。当局给出的罪行大多数是:‘参加恐怖主义活动罪’,‘煽动民族仇恨罪’,‘扰乱社会秩序罪’等。 据了解此前许多海外知名媒体也报道过数个类似的消息 新疆独家报导: 假罪名与假审判

陈全国与中共对维吾尔犯下的种族灭绝终将受到审判!

作者:ASIYE ABDULAHAD 2020年的8月29日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所谓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调任新疆工作4周年。在陈全国高压统治的这四年维吾尔人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苦难及在纳粹大屠杀中的犹太人般被集中营关押和种族清洗。 对于一向在意外界舆论的中共来说,在所谓的“新疆再教育营”被外界舆论严厉批判之后,陈全国依旧能稳坐“新疆一把手”位置毫无动摇,都不等不说明陈全国有着非比常人的“特殊”。这“特殊”的背后则折射习近平的“用人之道”。 习近平曾在公开场合多次提及“事业兴衰,唯在用人;用人之要,重在导向”,因此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籍这个特殊位置和关键岗位,习近平则需要选用一个“特殊“的人。如同陈全国一般长年在基层积累各种镇压百姓的经验、对基层了如指掌、“懂得”其中运作规律的官员。 从陈全国1983年从河南基层起步,有长达27年的基层治理经历。此后,从2011年8月25日担任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2012年5月8日,当选为西藏军区党委第一书记,西藏地区主政5年。直到2016年8月29日,被调任所谓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担任党委书记同时兼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第一书记、第一政委。 陈全国在西藏主政期间推行一系列镇压藏人的政策,对藏人犯下了史无前例的种族灭绝。陈全国在西藏的残暴,让他成为了镇压维吾尔人最“合适“的人选。然而在那个时期中共也一再强调要起用“李云龙式”官员,并要求官员要“有为”。中共认为”政治立场不坚定者无法应对维吾尔和藏人问题“。 中共国务院在2010年也就是7.5事件发生后召开的“新疆工作座谈会”胡锦涛曾说,“中央在各个时期关于新疆工作的方针政策是完全正确的,加强民族团结是长治久安的根本保障,维护社会稳定就是发展进步的基本前提”。 在中共新疆工作会议之前的 2010年3月30日,北京曾召开过“全国对口支援新疆工作会议”,会议传递出中央通过推进新一轮对口援疆工作加快新疆“跨越式发展”的信号,会议确定北京、天津、上海、广东、辽宁、深圳等19个省市承担对口“支援新疆”的任务。当时中共实施“对口援疆”政策是以“新疆不安全、不稳定、不确定的因素依然存在,维护社会大局稳定的任务异常艰巨繁重”为借口。 果然在2010年的5月召开的新疆工作会议后,中共主要针对维吾尔地区南部的5地州开始实施“对口援疆”政策。中共指定北京将对口援建和田市、墨玉县、和田县、洛浦县和兵团农十四师,天津对口援建于田县、策勒县和民丰县,安徽省对口援建皮山县;江西省对口支援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克陶县。广东省和深圳市分别对口支援喀什地区疏附县、伽师县、兵团农三师图木舒克市,喀什市、塔什库尔干县。 浙江对口支援阿克苏地区1市8县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一师的阿拉尔市。上海对口支援喀什等地区。这些以援疆名义下实施的一系列政策其实就冲着“同化维吾尔人“为目标。 “对口援疆“其实早在1979年中共发表的“中发(1979)52号文件”以“组织内地省、市,实行对口支援边境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谎言下以同化维吾尔等民族为目的所实施的,所谓“对口援疆” 政策。 随后在1996年3月江泽民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关于专题研究新疆稳定工作的会议,下发了《中共中央关于新疆稳定工作的会议纪要》的“7号文件”。文件指出“培养和调配一大批热爱新疆,能够坚持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和基本方针,正确执行党的民族宗教政策的汉族干部去新疆工作”的决策部署。由此以“对口援疆”虚名下残酷打压及种族灭绝维吾尔人的政策正式拉开了序幕。

德国之声:新疆独家报导 “假审判”后的再关押与强迫劳动

根据受访者向德国之声表示,被迫认罪后,他们会被安排出席“假审判”,之后被判刑入狱继续关押。这种过程可能来来回回数次。除了强迫劳动,受访者更提到被消失的神职人员或是被强奸的妇女。这些恐怖故事若为真,许多维族人恐活在身心受创的人间炼狱   (德国之声中文网) 受访者向德国之声表示,当他们被迫从犯罪列表中选定罪名后的几天,“再教育营”管理人员会将他们一个一个叫去出席一场假的审判。一名女性受访者告诉德国之声,她因为在审判过程中太害怕,导致她晕倒被送回房间。 她说:“我因出国旅游被判刑两年,而我当下开始觉得十分悲伤。但与其他人相比,我的刑期已经算轻的了。有些人被判刑6年,甚至10年。”她说通常会被判很长年限刑期的,都是从事宗教活动而被关押的人。 她说:“我当时心想,两年后我可能就死了。”她说其他被判更长刑期的维吾尔人都开始呜咽与哭泣。她说:“我替他们感到不舍。”尽管她的刑期比其他人短,但她仍失去所有的希望。 虽然她自己未亲身经历“假审判”,但其他有这个经历的维吾尔人与她分享了相关细节。她说:“审判现场没有律师或被告,而‘法庭’会一次审判5到6个人。当‘法庭’宣判后,这些人必须坦承犯下违反行为。他们得说:‘我发誓我不会重蹈覆彻。’” 而每个“再教育营”的审判过程也都会有些许不同。在其中一个“再教育营”,被关押的维吾尔人的亲人必须在现场,并替他们签署相关文件。另一个“再教育营”则是一次审判一个维吾尔人,并强迫被判刑的维吾尔人签署文件,文件内容会细数他的刑期。 其中一个被关押的男子曾经是从中国出口蔬菜到哈萨克斯坦的商人。他告诉德国之声,被判刑的经验让他吓得多日无法入睡。他相信当地政府想运用刑期来找藉口证明这些被关押的维吾尔人都是犯人。 4名受访的维吾尔人都强调他们没有犯下任何罪行,其中一名男子说他每次想起这段经历,仍非常生气。 他告诉德国之声:“我从没犯过任何错,但我仍被关进“再教育营”。”他们称在三个不同的“再教育营”都目睹“假审判”的情况,而德国之声也藉由卫星影像与公开资讯来确认了这些“再教育营”的地点。 虽然德国之声无法确切证实这些“假审判”的状况有多普遍,但是由于大部分“再教育营”都是由政府管控,所以“假审判”的状况很可能遍布维吾尔地区各地的“再教育营”。 德国之声试图就此联系中国驻德大使馆与中国外交部。作为回应,德国之声得到中国驻德大使馆2019年11月发表的一份声明的网址链接。该声明称,维吾尔地区不存在“拘禁营”。中国开展国家通用语言、职业技能和法律培训,是为了“帮助受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思想侵蚀、但情节相对轻微的人重回正轨,自食其力,最大限度保障公民的基本人权免遭恐怖主义和极端主义侵害”。 声明称,中国政府采取的相关措施“及时有效”:“维吾尔地区已3年未发生暴力恐怖事件,各族人民生命权、健康权、发展权等基本权利得到有效保障。” “审判”毫无程序正义 数名维吾尔地区问题专家向德国之声表示,他们认为“再教育营”内有很大的机率会出现“假审判”的情况。

德国之声:“新疆独家报导,“再教育营”强冠我们假罪名

德国之声在2月底根据从维吾尔地区外泄的“墨玉名单”,显示中国政府如何系统性的将大量维吾尔人送进“再教育营”。德国之声进一步组成调查小组,透过研究和访谈发现更多内幕。系列文章将揭露维吾尔族人进入“再教育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庞大的“再教育营”网络中,恐怖的关押日常生活既单调又无聊。被拘留者得坐在小凳子上,接受好几个小时的思想灌输与语言课程。 在部分“再教育营”中,他们得花好多个小时,盯着电视中赞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电视节目。任何人如果尝试窃窃私语,都会立即受到严厉的惩罚。 对大部分维吾尔人来说,在他们被关押于“再教育营”的无数个月中,有其中一天的经历让他们印象深刻。那一天,“再教育营”的官员会逼他们从一个充满不同罪名的列表中,挑出一个罪名。然而,在此之前,他们往往是在未被告知为何遭逮捕的情况下,便被送入“再教育营”。 德国之声采访了4名逃离“再教育营”的人,并透过采访内容来深入了解“再教育营”更多内幕。这4名维吾尔人都来自维吾尔地区,他们分别于2017年跟2018年被关进“再教育营”。4个人都证实,“再教育营”中的管理人员某天将一张含有超过70项行为或罪名的文件交给他们,并逼迫他们从这个列表中,选出一个或是数个罪名。 这个列表中的一些行为包含到国外旅游或与住在国外的人联系,而这些行为都看似无害。其他的行为则都与宗教有关,包含祷告丶戴头纱或是支持恐怖组织。 这4个人目前都已搬到哈萨克斯坦。外界认为,他们之所以能离开“再教育营”并搬到哈萨克斯坦,应该与家属公开声援与哈国政府透过外交管道与中国交涉有关。也因如此,中国政府已从“再教育营”中释放了具有哈国居留权丶护照或是有家人住在哈萨克斯坦的“再教育营”成员。哈萨克斯坦当地有不少维吾尔人定居。 然而,对于完全没有别国国籍或是有家人住在国外的维吾尔人来说,他们基本上无法逃离中国政府的打压与监控。 虽然德国之声无法独立验证这4名受访人分享的内容,但他们的证词都能验证一些其他人所说出的内容。此外,德国之声也采访了关押于“再教育营”的维吾尔人的家属,这些维吾尔人都已从“再教育营”被移到监狱。 挑罪认罪过程 其中一名被关在监狱的维吾尔人,因于“再教育营”中感染了肺结核,所以他一直待在营中的医疗区。当管理人员拿着罪名列表去找他时,因为他只会说一些些中文,所以其他被关押的维吾尔人必须替他翻译。 另一人则是隔着铁窗,从“老师”的手上拿到这个罪名列表。大部分的“再教育营”都会透过某种方式将“老师”与维吾尔人隔开,而几乎每个空间都会由持电击枪的武装人员看守。 其中一名2018年3月被关入“再教育营”的维吾尔女性向德国之声表示:“管理人员威胁我说,如果我不从列表中选出罪名的话,就代表我不承认我的罪行。而如果我不承认罪行的话,我将永远待在营中。这是为何我下定决心选一个罪行。” 另一名曾被关押的维吾尔人则告诉德国之声,她收到这份列表时,心中充满恐惧。她除了被迫挑选罪名外,也被要求在列表上签字。她因此多日无法入眠,因为她担心自己永远回不了家。 不过,也有一名被迫挑选罪名的维吾尔人认为,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是个“解脱”。他告诉德国之声:“老实讲,收到这个列表对我们来说是值得开心的一件事,因为至少我们知道自己会在“再教育营”中待多久,因为在那之前,没有人告诉我们会被关押多久。”其他受访者也告诉德国之声,管理人员曾向他们表示,如果他们愿意配合的话,他们被关押的年限可能被缩短。

澳美德法领导人通话商讨新冠病毒国际调查

澳大利亚总理莫里森分别给美、德、法等国领导人打电话,商讨如何推动针对新冠病毒大流行病展开国际调查。 澳大利亚政府表示,莫里森周三晚与这几个国家的领导人通了电话。据路透社消息,通话的内容是就新冠病毒大流行病的起源和传播,以及世界卫生组织的应对展开独立调查。 莫里森周三在推特上发文说,他跟特朗普就两国的疫情应对情况和重启经济运转的问题进行了“非常建设性的讨论”。 莫里森在推文中说,“我们还讨论了世卫组织问题和共同改善大流行病国际应对的透明度和有效性的问题” 。 法国爱丽舍宫的一名官员周三向路透社证实,莫里森跟马克龙通了电话。马克龙告诉他,目前当务之急是控制新冠病毒大流行病,然后再查是谁的责任。 这位发言人转述马克龙的话说,他同意疫情爆发之初出现了一些问题,但目前急迫的是团结,没有时间讨论这些。马克龙重申,各方都需要保持透明,不只是世卫组织。 德国政府也确认默克尔总理周二与莫里森通了电话,但没有透露两人通话的情况。默克尔的发言人上周五表示,“新冠病毒看样子最早在中国出现。中国受到很大损失,并在控制疫情方面做出了很多努力” 。 莫里森没有就这个问题跟俄罗斯总统普京打电话。但是,俄罗斯政府发言人周三对追查病毒来源问题发表了评论。迪米特里·佩斯科夫说,科学家和专家目前仍然缺少足够的资料来确认新冠病毒的性质,任何没有证据的指称病毒乃人工制造的说法都是不可接受的。 莫里森的这个行动引起中国方面的尖锐批评。中国谴责澳大利亚的一些议员是在听从美国的指示行事。 新冠病毒据信来自中国武汉的一个海鲜市场。中国最早是去年12月31日向世卫组织通报了有关疫情情况。世卫组织官员1月20日抵达武汉。此时,病毒已经扩散到其他3个国家。自那以来,全球已经有大约230万人感染,16万人死亡。 莫里森还打电话给德国总理默克尔和法国总统马克龙,讨论的世卫组织作用问题。 澳大利亚考虑的问题是是否应该赋予世卫组织类似国际武器检察员那样的权力,可以不经审批直接进入某个国家调查疫情。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多次表示,搞清病毒来源,汲取教训是世卫组织的责任所在,但目前应当把精力集中在疫情防控上。

美国密苏里州因疫情损失起诉北京 中国称之为“恶意滥诉”

美国密苏里州向中国政府提起诉讼,称中国政府的作为导致该州蒙受巨大经济损失。 密苏里州总检察长、共和党人艾瑞克·施米特(Eric Schmitt)称,中国在阻止病毒传播方面应对不力,导致密苏里州居民承受了可能数百亿美元的经济损失。 “病毒的影响在密苏里显而易见,已有数千人感染病毒,许多人去世,骨肉分离,小型企业关门,靠薪水度日的人挣扎着赚取食物,”施米特说。 他认为,中国政府对全球谎报了新冠病毒的危险性和传染性,让“吹哨人”噤声,对病毒的传播几乎没有采取任何措施,“他们必须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控告称,被告的行为给人们的生命和健康造成了巨大损失,并在全球各地造成了巨大的经济损失,应该为此负责,并弥补经济损失。 “在疫情大流行之前,密苏里州的失业率是过去十年最低水平。但基于目前的信息,密苏里州的失业率是自大萧条以来最高的。”控告称,“应对疫情流行,需要关闭企业,扰乱正常生产和贸易,并导致工人失业。“ 根据最新数据,密苏里州有超过6000人感染新冠病毒,至少229人因病去世。密苏里是第一个就新冠疫情向中国政府提诉的州。 周二(4月21日)在美国密苏里东部联邦地区法院提起的诉讼针对中国政府、中国共产党、中国国家卫健委、中国科学院和武汉病毒研究所等。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22日表示,这种所谓的控告毫无事实和法律依据,十分荒谬。 耿爽称,这些所谓的诉讼纯属是恶意滥诉,有违基本法理。根据国际法上的主权平等原则,中国各地政府在疫情防控方面所采取的主权行为,不受美国法院管辖。“此类滥诉不利于美国国内的疫情防控,也与当前国际抗疫合作背道而驰。美方现在的正确做法,应当是驳回滥诉。” 有法律专家也质疑这一举动以及能取得的成效。美国“主权豁免”为外国政府提供了广泛的保护,使其免受美国法院起诉。 芝加哥大学国际法教授Tom Ginsburg对路透社表示,他认为最近针对中国的一系列诉讼是出于政治目的,政治右翼人士聚焦中国问题,掩盖美国政府自身的错误。 此外,密苏里州还将为起诉中国政府支付费用。“纳税人为总检察长办公室提供资金,工作人员在这起诉讼上花的时间没有花在其他重要问题上,”加利福尼亚大学哈斯汀法学院国际法教授凯特纳(Chimène

九成美国人视中国为威胁 驻美大使与前朝官员寻解方

随着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有关病毒起源的舆论战甚嚣尘上,美国公众对中国的看法急剧转向负面,有九成美国人将中国视为”威胁”。 随着新冠疫情在美国爆发,有关病毒起源的舆论战甚嚣尘上,美国公众对中国的看法急剧转向负面,有九成美国人将中国视为”威胁”。中国驻美大使崔天凯在一场网络会议上,与美国、澳洲的前朝官员讨论美中关系走出死胡同的解方。 三分之二的美国人对中国持负面态度 九成视中国为“威胁“ 4月21日,美国智库皮尤研究中心(Pew Research Center)发表的最新民意调查结果发现,66%的美国人对中国持负面态度。这个数字在2017年为47%,2019年因美中贸易战上升到60%。 除此之外,有近九成的美国人将中国视为”威胁”。美国人对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不信任度攀升到71%,高于去年的50%。 报告分析,过去两年来,受到美中贸易战及新冠疫情的影响,美国对中国的负面情绪正在急速上升中。 美中关系如何解? 前美副助卿、前澳总理献策 “(中美)双方的政治人物都在政治上感到脆弱,因此,他们试图将责任转移到另一个国家。”前美国副助理国务卿、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21世纪中国中心主席谢淑丽(Susan Shirk)在彭博新闻社举办的一场活动上表示,她不乐见美中两国政治人物的煽风点火,导致敌意加剧。 年过七旬的谢淑丽是克林顿政府时期的助理国务卿,她一直是美中“接触”政策的支持者。日前,她与近百名美国前政府高官和学者联署公开信,呼吁美中合作抗疫。 谢淑丽这次提出了一个具体的建议: 由中国国务院总理李克强跟美国副总统彭斯展开直接通话管道,达成三项具体目标:解除对医疗物资的出口限制、美中合作共同应对下一波疫情对第三世界国家的冲击、合作疫苗的研发及量产。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