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未履行入世承诺

评论文章

作者:Miher, 维吾尔时报

(注:本文章所阐述观点为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维吾尔时报》立场。本文章版权归《维吾尔时报》所有,如转发请注明文章出处。)

 

美国让中国进入WTO目的

2000年春,美国国会进行了一次意义深远的投票,决定是否批准允许中共加入世界贸易组织 (World Trade Organization, 简称WTO) 的提案。时任总统比尔·克林顿 (Bill Clinton) 收集了最强有力的论据,促使他的这一提案得到国会的肯定。克林顿还称,互联网的飞速发展尤其会削弱中国政府的控制,使中国更像美国。克林顿的这套理想主义说辞最终说服了华盛顿的大部分精英。

不过,一位名叫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izer)的贸易律师却对此持怀疑态度。他警告,“如果中国获准加入WTO,重商主义的中共将成为国际贸易的主导者,美国的制造业岗位几乎都会受到威胁。”

20世纪90年代初的中国经济仍处于相对落后的状态。1994年中国通货膨胀率达到24%。近60%的人口每天生活费不足1. 9美元。街道上挤满了自行车,而不是汽车。作为世界贸易主导国的美国助力下的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进程的成功,标志着中国经济腾飞的真正启点。

 

中共进入WTO后违背了承诺

据WTO的统计,中国于2001入世后,贸易量激增,2004年商品贸易量占全球贸易总量的比率挤入世界前四。

中国入世17年后,华尔街日报文章说,外资在中国的投资从2001年的470亿美元增至十年后的1,240亿美元。中共经济实现了高速增长,加入WTO世界贸易体系是实现经济高速增长的重要因素之一。

1999年里根政府时期的国家情报委员会主席亨利·罗恩(Henry Rowen)预测:2015年中国人均GDP将达到了7,000美元 。事实上,中国提前两年实现了这一目标。

但是,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经济学家大卫·奥特(David Autor)和同事的一项研究计算得出,1999年至2011年间,来自中国的竞争使美国损失了约240万个工作岗位,重创了生产劳动密集型产品的工业区。

中共违背WTO承诺,通过各种方式挤垮外企,在WTO框架下,如何为自己谋利。WTO协议本应限制中共国有企业的势力,但是这些协议的约束力显得片面而有限。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估计,国企现在只占中国工业产值的20%,2001年的比例是该数字的两倍。但过去几年这一现象发生了逆转,国有资本对经济的投资增速是私有资本投资的三倍。国企再次成为中国经济决策的轴心。中共通过补贴本地企业挤垮外企:为了让国有企业成为半导体、电动汽车、机器人和其他高科技领域的全球领军者,中共通过补贴和国有银行融资等方式资助其迅速发展壮大。许多外国公司因此而倒闭,引发了外国资本对中共政府不正当商业行为的抗议。

同时中共违背承诺:不允许外资银行开展人民币业务;强迫外国公司转让他们的技术,虽然中共予以否认,但上海的美国商会7月的调查显示,约有五分之一的公司许多是航空航天和化学工业公司表示为了在中国开展业务而不得不转让技术。在WTO框架下,中共想方设法照顾自己的利益。如,中国禁止高技术产业所需的稀有原材料出口,对外国公司造成损害。当WTO就一系列限制措施做出不利于中国的裁决时,中共取消了禁令,但随后又禁止了另外一些原材料的出口。伍人英教授说, “核心问题不在于中共是否履行了这一系列义务,而是是否遵守了协议的精神。”

在WTO框架外,中共也是以各种方式为自己争取贸易优势。外交关系委员会的货币专家布拉德·塞瑟(Brad Setser)说,加入WTO后的几年里,北京持续压低人民币汇率于30%左右,这样中国出口的商品在海外市场会更据价格优势,以此促进中国的出口。美国前官员说,对于这类行为,中国和其他WTO成员国不会达成专门的惩罚规定。

中国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在WTO中仍被看作是发展中国家,这一特殊地位使中共可以作出更少的承诺,继续政府对其工业的补贴,推迟实施新的改革,并对外国进口产品征收更高的关税。很多中国的贸易伙伴认为,中国的“发展中国家地位“与现实不再相符。

政治上,中共没有像许多推动其入世的倡导者希望的那样变得更加开放。中共封锁了互联网,限制其在商业、科技和社交媒体等方面的使用。为了防止政治结社,它不惜威胁、有时甚至是监禁那些在网上发表批评意见的人。最近,中共还把互联网本身变成了国家工具,用它来识别和跟踪持不同政见者。 “这是奥威尔主义,”纽约大学法学院教授和中国问题专家杰罗姆·科恩(Jerome Cohen)说。

11月23日,中共商务部公布了它的WTO改革主张,没有回应美国关切的透明度改革等问题,而是强调不允许剥夺中方的〝发展中国家〞身份,坚持继续享有特殊和差别待遇。

时评人士唐靖远(Tang jing-yuan):〝一个被忽略的重要问题是,中国现在是‘国进民退’、‘党富民穷’,中共通过高税负低福利,把财富从老百姓口袋转到党库里。在对外扩张争夺市场的时候,它讲‘国富’,用举国体制补贴一些战略产业,来跟市场经济的私企进行不公平竞争。但要履行国际义务时,它就说我‘民穷’。这对市场经济国家来说是非常不公平的。〞

在本月底的G20峰会上,有可能讨论WTO改革问题。但目前美中改革方案仍存在很大分歧。欧盟贸易专员日前表示,如果中方在WTO改革谈判中不让步,美国确实可能放弃WTO体系。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目录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