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百名父母被拘禁的维吾尔族儿童被关押在喀什地区的“封闭学校”

数百名父母被拘禁的维吾尔族儿童被关押在喀什地区的“封闭学校”

RFA News              译者:Madina
在一张未注明日期的照片中,Jesur的弟弟们

据一位流亡消息人士透露,多达500名被拘禁的维吾尔族人的孩子们被关押在中国西北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东突厥斯坦)的Kashgar市(喀什)的一所封闭学校。这位人士的弟弟就在其中。

 一位名叫Jesur的年轻维吾尔族男子于2014年离开他在喀什Yarkand莎车)县的家乡不久之后,当年7月,中国当局向该县Elishku镇的居民开枪,这些居民是抗议当局拘留在当地一座清真寺祈祷过夜的十几名维吾尔族妇女,据流亡组织所说,当时杀死的维吾尔族多达2000人。

 事件发生后,警察对该县进行了镇压,导致维吾尔人大规模监禁,并锁定了进出该地区的通讯,Jesur与家人失去了联系。

 现年23岁的Jesur告诉RFA的维吾尔语部,他最近收到了一段视频,视频中他的8岁和10岁的弟弟们泪流满面地告诉他,他们家中的多数成员被判入狱或被送往政治再教育营,自20174月以来,当局在这些“再教育营”拘禁了被指控庇护强烈宗教观点政治上不正确观念的维吾尔族人。

 他的弟弟弟们说,他们被安置在他们家乡Kachung的关押维吾尔族被拘禁者的孩子们的封闭学校,并呼吁他帮助解救他们。
他说,我了解到我的两个弟弟在Kachung镇的一所封闭学校,他还补充提道该设施中有大约有500名儿童
 孩子们不允许与外界有任何接触。如果亲戚想看到他们,他们必须获得当地警方的批文。
 此外,说,他45岁的父亲Mahmut Sayim43岁的母亲Buhelchem Tursun25岁的妹妹Buranem Mahmut20岁的弟弟Nureli Mahmut和叔叔Qasim SayimHekim Sayim,和Ablimit Sayim,以及他们的妻子,他的大家庭中的大约30名成员,被送进监狱或再教育营。
 Jesur说,他的父亲因为在少数民族家庭计划生育允许两个孩子的配额外生育了两个孩子,并且为超过限额的每个孩子支付10万元(14420美元)的罚款而被判处长期徒刑。他说,他的叔叔们也受到了长期监禁,但不清楚他们被判刑的原因。
去年614[伊斯兰圣月]斋月(结束于614日)之后,我了解到我的父亲被捕......我的母亲今年3月被带走,但我不知道她被捕的原因,他说。
目前尚不清楚我的其余家人是否在监狱,但我们的房子是从外面挂锁的。
 根据Jesur的说法,他的弟弟们似乎害怕且渴望他们的父母,他告诉RFA他现在被视频所困扰。
我看到视频中我的弟弟们泪流满面地对我说话,现在这个场景不断出现在我的脑海里,他说。
 这让我非常伤心和分心,以至于我总是把事情搞得一团糟......事实上,我甚至不记得我一整天都在做什么,或者接下来应该做些什么。
 多次打电话到Kachung警察局和相关政府部门核实Jesur的声张没有得到答复,或者工作人员在被告知RFA正在与他们联系时挂断了电话。
但是,在网上发现一个Kachung乡党宣传部门为面临经济困难的学生 寻求筹集资金的筹款公告之后,RFA的记者努力联系到了那里汉族工作人员,
他证实了学校的存在,说那里有“300多名儿童...... [来自] Kachung及周边地区。
 我们收容了所有这些孩子,并把他们放在这个学校帮助他们,这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说道。
从第一年到第六年,他们都是小学生。他们都住在学校里,因为他们的父母都在再教育营。该工作人员说,孩子们需要各种形式的支持,包括基本的教育学习用品和二手服装 - 特别是冬天的保暖衣物。
 当被问及学校的条件时,工作人员没能提供更多的信息,但表示由于过度拥挤,有些孤儿有可能被迁移到中国其他地区的类似的设施 

孩子们被丢下了

虽然北京最初否认再教育营的存在,但新疆省政府维吾尔族主席Shohrat Zakir上个月告诉中国官方新华社,这些设施是保护国家免受恐怖主义侵害的有效工具,并为维吾尔人提供职业培训。
然而,RFA的维吾尔语部和其他媒体组织的报道表明,集中营中的人违背他们的意愿被拘禁并受到政治灌输,经常遭受他们的监督员的粗暴对待,并忍受经常人满为患的设施中不良饮食和不卫生的条件。
 官方环球时报1021日的报道将集中营称为培训中心,其中还包括新疆Hotan(和田)地区的儿童照片,这些儿童的父母被拘禁在集中营中,声称他们在这特别的“学校”受到温暖的照顾,从事教育课程和其他活动。
但消息人士告诉RFA,父母被拘禁于集中营的维吾尔族儿童经常被送往严重拥挤的孤儿院,称条件可怕,儿童像棚屋里的农场动物一样被锁起来

其他人说,虽然孤儿院从公众那里获得了大量的现金捐赠,只花了很少的钱给孩子们,并且设施通过每周只给孩子们一次肉来节省金钱,而剩下的时间只给他们提供米汤

 Jesur告诉RFA,他最害怕的是他可能永远都不知道他的弟弟们会变成什么样。

 我时刻想着我的弟弟们,因为没有我父母的照顾,当局可能会把他们送到中国东部,在那里他们将像汉族人一样长大,他说。

 这是我最担心的问题。我知道我不可能回头,但是……我希望我能像大哥应该的那样照顾他们。随着我对中国当局的愤怒不断增长……我决定告诉全世界中国政府是如何对待我的家人的悲惨故事。

 源自:https://www.rfa.org/english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