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全国与中共对维吾尔犯下的种族灭绝终将受到审判!

作者:ASIYE ABDULAHAD

2020年的8月29日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所谓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调任新疆工作4周年。在陈全国高压统治的这四年维吾尔人经历了前所未有的苦难及在纳粹大屠杀中的犹太人般被集中营关押和种族清洗。

对于一向在意外界舆论的中共来说,在所谓的“新疆再教育营”被外界舆论严厉批判之后,陈全国依旧能稳坐“新疆一把手”位置毫无动摇,都不等不说明陈全国有着非比常人的“特殊”。这“特殊”的背后则折射习近平的“用人之道”。

习近平曾在公开场合多次提及“事业兴衰,唯在用人;用人之要,重在导向”,因此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书籍这个特殊位置和关键岗位,习近平则需要选用一个“特殊“的人。如同陈全国一般长年在基层积累各种镇压百姓的经验、对基层了如指掌、“懂得”其中运作规律的官员。

从陈全国1983年从河南基层起步,有长达27年的基层治理经历。此后,从2011年8月25日担任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2012年5月8日,当选为西藏军区党委第一书记,西藏地区主政5年。直到2016年8月29日,被调任所谓的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担任党委书记同时兼任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党委第一书记、第一政委。

陈全国在西藏主政期间推行一系列镇压藏人的政策,对藏人犯下了史无前例的种族灭绝。陈全国在西藏的残暴,让他成为了镇压维吾尔人最“合适“的人选。然而在那个时期中共也一再强调要起用“李云龙式”官员,并要求官员要“有为”。中共认为”政治立场不坚定者无法应对维吾尔和藏人问题“。

中共国务院在2010年也就是7.5事件发生后召开的“新疆工作座谈会”胡锦涛曾说,“中央在各个时期关于新疆工作的方针政策是完全正确的,加强民族团结是长治久安的根本保障,维护社会稳定就是发展进步的基本前提”。

在中共新疆工作会议之前的 2010年3月30日,北京曾召开过“全国对口支援新疆工作会议”,会议传递出中央通过推进新一轮对口援疆工作加快新疆“跨越式发展”的信号,会议确定北京、天津、上海、广东、辽宁、深圳等19个省市承担对口“支援新疆”的任务。当时中共实施“对口援疆”政策是以“新疆不安全、不稳定、不确定的因素依然存在,维护社会大局稳定的任务异常艰巨繁重”为借口。

果然在2010年的5月召开的新疆工作会议后,中共主要针对维吾尔地区南部的5地州开始实施“对口援疆”政策。中共指定北京将对口援建和田市、墨玉县、和田县、洛浦县和兵团农十四师,天津对口援建于田县、策勒县和民丰县,安徽省对口援建皮山县;江西省对口支援克孜勒苏柯尔克孜自治州阿克陶县。广东省和深圳市分别对口支援喀什地区疏附县、伽师县、兵团农三师图木舒克市,喀什市、塔什库尔干县。 浙江对口支援阿克苏地区1市8县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农一师的阿拉尔市。上海对口支援喀什等地区。这些以援疆名义下实施的一系列政策其实就冲着“同化维吾尔人“为目标。

“对口援疆“其实早在1979年中共发表的“中发(1979)52号文件”以“组织内地省、市,实行对口支援边境地区和少数民族地区”谎言下以同化维吾尔等民族为目的所实施的,所谓“对口援疆” 政策。

随后在1996年3月江泽民主持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关于专题研究新疆稳定工作的会议,下发了《中共中央关于新疆稳定工作的会议纪要》的“7号文件”。文件指出“培养和调配一大批热爱新疆,能够坚持党的基本理论、基本路线和基本方针,正确执行党的民族宗教政策的汉族干部去新疆工作”的决策部署。由此以“对口援疆”虚名下残酷打压及种族灭绝维吾尔人的政策正式拉开了序幕。

在2013年新疆又下发了11号文件《关于进一步依法治理非法宗教活动、遏制宗教极端思想渗透工作的若干指导意见(试行)》,同时在全维吾尔地区范围组织学习《识别宗教极端活动(75种具体表现)基础知识》。

在2014年5月26日召开的“新疆工作第二次会议”习近平指出:

1)“加强新疆的教育和脱贫工作,让各民族树立正确的国家观和民族观”;

2)“新疆工作要坚持教育优先,推进“双语”教育,加大扶贫资金,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

3)“要在各族群众中牢固树立正确的祖国观、民族观,增强各族群众对伟大祖国的认同。”

4)”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是新疆工作的总目标。必须把严厉打击暴力恐怖活动作为当前斗争的重点,筑起铜墙铁壁、构建天罗地网,强化国际反恐合作。”

习近平在这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谈会”上还首次提出了在新疆“推动建立各民族相互嵌入式的社会结构和社区环境”的理念。其实“文革”后,中国就一直在寻找彻底制服维吾尔人的“方剂”。“铁腕高压““柔性治疆“等“治疆策”几经变化。自2014年开始,“柔性治疆”不再是中共治理维吾尔人的唯一选项,很多争议性手段即出现。。。

习近平提出的推动建立“各民族相互嵌入式的社会结构和社区环境”,旨在坚持所谓“三个离不开”的基础上,公开的方式对维吾尔, 图波特等民族实施在“中华民族大熔炉里融化” 政策。

习近平的这个理念提出后,在中国学术界开始出现一系列有关建立各民族相互嵌入式的社会结构和社区环境”的研究。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也出台了一系列政策,在维吾尔人口比较密集的南疆地区开始建立维吾尔和汉族相互嵌入式居住实验点。这种实验点最早是在南疆的和田地区开始实施。

在2016年陈全国调任维吾尔地区,其实就意味着极为恐怖的种族灭绝时刻已经到来。果然,陈全国“加码”推行了一系列强硬及彻底摧毁维吾尔人的政策。

陈全国上任,首先增加招募了3万多名警察,把警察站布设到每个城镇的每一个街口。7300个安全检查站遍布全区。又打造全面覆盖的网络监控系统,人们的手机随时受到检查,大学里的电脑必须安装监控设备。陈全国铺开天罗地网,监视每一个街角、每一部手机、每一个人。

维吾尔人的护照被没收,禁止出国;在穆斯林国家学习的维吾尔人,被要求回国,回国后受到拘留和讯问;限制维吾尔人地区内自由来往,如果像出远门都必须向公安局申请,并很可能被拒绝。

大量抓捕维吾尔人并关押在所谓再教育营,但实际上如同纳粹德国的集中营。发生在“政治培训中心”里的殴打和酷刑也一样不少。有大量证据证明有相当一部分维吾尔知名人士也被关进了集中营。陈全国充当的角色纳粹时期的“盖世太保”总头目。

有证据显示在维吾尔人聚居的南部地区几乎大部分维吾尔人遭到拘捕而他们的孩子被送到孤儿院,甚至送到了中国东部地区的孤儿院。

为了达到同化维吾尔人的目的,陈全国当局还祭出了强人所难而匪夷所思的种种奇招。比如,禁止维吾尔人在斋月期间封斋。要求维吾尔人开的商店也出售酒类。禁止父母给孩子取伊斯兰教的名字。一位维吾尔干部戒烟,竟遭降职处理。

从2017年9月开始,陈全国下令全地区,全面停止使用维吾尔语教材,从幼儿园到高中,全面禁止使用维吾尔语言和文字。维吾尔人从幼儿起,就得学汉语。

在荷兰申请政治避难的,曾今在新疆集中营当过老师的乌兹别克族女教师像媒体透露在集中营被关押的人员基本上就是维吾尔人。她丈夫就是维吾尔族,虽然有正规的职业及社会地位,但她和丈夫一同去当地的公安机关办理出国手续时,被当众拒绝她的丈夫因为是维吾尔人,所以不允许出国,但她本人不是维吾尔族所以允许办理出国手续。

很显然, 陈全国这些极端的,甚至违反中共自己指定的《区域自治法》的做法能顺利实施当然离不开习近平领导下中共当局的大力支持和各种援助。

陈全国统治下的维吾尔地区,被国际上称为“露天监狱”,这无疑是全球最大的“露天监狱”。毫无疑问,陈全国的卖力得到了习近平的嘉奖。2017年10月,在中共十九大上,陈全国被擢升为政治局委员,进入了25人组成的党的最高层。

习近平在2014年视察新疆时曾称,“不要总算经济账,要算政治账”。这显然是催促陈全国之辈不惜一切代价来对维吾尔人实施更为残酷的镇压给予了基础。 中共在维吾尔地区的维稳费用从2014年的222.2亿元到2017年的579.5亿元,累积增长了161%,尤其是2017年较2016年增长92.6%更是让人惊讶。从这些数据不难看出中共灭绝维吾尔人的雄心又多么坚定。

国际调查记者协会(The International Consortium of Investigative Journalists) 在2019年11月发布了一份有我本人所提供的中共内部机密文件。 文件中包括了一份由新疆地区最高安全官员朱海仑亲自批准下达的工作指导方针,该文件被视为是指导拘留营有效运作的指南手册。这些机密文件中指示中共警方应该如何利用海量数据收集和分析系统。该系统使用人工智能对整个维吾尔地区的居民进行分析,并分类制定出将被拘捕和拘留的人员名单。

中共“电文”机密文件外泄标志着外界对这个二战以来所出现的最大规模集中营的认知获得了更大的突破。在过去两年里,外界只是根据出逃人员的叙述、其它传闻等消息来源和卫星图像得出的报告描述了位于维吾尔地区的一个由中共管理的集中营系统。其规模足以容纳100万或更多的人。而这些文件还勾勒出了中共在维吾尔地区实施的大规模数据搜集、监视和治安管理项目的轮廓。

在2020年2月爆出的 “墨玉名单”ICIJ曾发布过的机密文件后续。此名单揭维吾尔人如何因刘蓄須、带头巾和上網被拘留。中共政权利用国家的名义从未停止过罪恶,借用中华民族这块招牌来欺骗世界,通过全球化的机会输出所有丑恶的东西。

中共设立突破人类底线的纳粹式集中营并关押百万维吾尔人的罪行就是违反国际法的反人类罪行。 陈全国等人在习近平主导下对维吾尔人犯下了不可饶恕的种族灭绝罪行。这完全是中共国家犯罪行为,当局能隐瞒一时但终将受到历史的审判。

http://www.rmzxb.com.cn/c/2014-12-24/422939.shtml

http://archive.is/vc0Ot#selection-77.1-80.0

http://archive.is/wwDqq

http://web.archive.org/web/20200815113537/https://www.1xuezhe.exuezhe.com/Qk/art/623374?dbcode=1&flag=2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2348?full=y&archive

https://www.telegraaf.nl/nieuws/1953575672/genocide-op-oeigoeren

http://web.archive.org/web/20200815165316/http://www.xjbs.com.cn/news/2018-02/03/cms2044873article.shtml

原文:https://medium.com/@asiyeuyghur/%E9%99%88%E5%85%A8%E5%9B%BD%E4%B8%8E%E4%B8%AD%E5%85%B1%E5%AF%B9%E7%BB%B4%E5%90%BE%E5%B0%94%E7%8A%AF%E4%B8%8B%E7%9A%84%E7%A7%8D%E6%97%8F%E7%81%AD%E7%BB%9D%E7%BB%88%E5%B0%86%E5%8F%97%E5%88%B0%E5%AE%A1%E5%88%A4-64802abede9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