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之声:“新疆独家报导,“再教育营”强冠我们假罪名

德国之声在2月底根据从维吾尔地区外泄的“墨玉名单”,显示中国政府如何系统性的将大量维吾尔人送进“再教育营”。德国之声进一步组成调查小组,透过研究和访谈发现更多内幕。系列文章将揭露维吾尔族人进入“再教育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庞大的“再教育营”网络中,恐怖的关押日常生活既单调又无聊。被拘留者得坐在小凳子上,接受好几个小时的思想灌输与语言课程。

在部分“再教育营”中,他们得花好多个小时,盯着电视中赞扬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电视节目。任何人如果尝试窃窃私语,都会立即受到严厉的惩罚。

对大部分维吾尔人来说,在他们被关押于“再教育营”的无数个月中,有其中一天的经历让他们印象深刻。那一天,“再教育营”的官员会逼他们从一个充满不同罪名的列表中,挑出一个罪名。然而,在此之前,他们往往是在未被告知为何遭逮捕的情况下,便被送入“再教育营”。

德国之声采访了4名逃离“再教育营”的人,并透过采访内容来深入了解“再教育营”更多内幕。这4名维吾尔人都来自维吾尔地区,他们分别于2017年跟2018年被关进“再教育营”。4个人都证实,“再教育营”中的管理人员某天将一张含有超过70项行为或罪名的文件交给他们,并逼迫他们从这个列表中,选出一个或是数个罪名。

这个列表中的一些行为包含到国外旅游或与住在国外的人联系,而这些行为都看似无害。其他的行为则都与宗教有关,包含祷告丶戴头纱或是支持恐怖组织。

这4个人目前都已搬到哈萨克斯坦。外界认为,他们之所以能离开“再教育营”并搬到哈萨克斯坦,应该与家属公开声援与哈国政府透过外交管道与中国交涉有关。也因如此,中国政府已从“再教育营”中释放了具有哈国居留权丶护照或是有家人住在哈萨克斯坦的“再教育营”成员。哈萨克斯坦当地有不少维吾尔人定居。

然而,对于完全没有别国国籍或是有家人住在国外的维吾尔人来说,他们基本上无法逃离中国政府的打压与监控。

虽然德国之声无法独立验证这4名受访人分享的内容,但他们的证词都能验证一些其他人所说出的内容。此外,德国之声也采访了关押于“再教育营”的维吾尔人的家属,这些维吾尔人都已从“再教育营”被移到监狱。

挑罪认罪过程

其中一名被关在监狱的维吾尔人,因于“再教育营”中感染了肺结核,所以他一直待在营中的医疗区。当管理人员拿着罪名列表去找他时,因为他只会说一些些中文,所以其他被关押的维吾尔人必须替他翻译。

另一人则是隔着铁窗,从“老师”的手上拿到这个罪名列表。大部分的“再教育营”都会透过某种方式将“老师”与维吾尔人隔开,而几乎每个空间都会由持电击枪的武装人员看守。

其中一名2018年3月被关入“再教育营”的维吾尔女性向德国之声表示:“管理人员威胁我说,如果我不从列表中选出罪名的话,就代表我不承认我的罪行。而如果我不承认罪行的话,我将永远待在营中。这是为何我下定决心选一个罪行。”

另一名曾被关押的维吾尔人则告诉德国之声,她收到这份列表时,心中充满恐惧。她除了被迫挑选罪名外,也被要求在列表上签字。她因此多日无法入眠,因为她担心自己永远回不了家。

不过,也有一名被迫挑选罪名的维吾尔人认为,这个消息对他们来说是个“解脱”。他告诉德国之声:“老实讲,收到这个列表对我们来说是值得开心的一件事,因为至少我们知道自己会在“再教育营”中待多久,因为在那之前,没有人告诉我们会被关押多久。”其他受访者也告诉德国之声,管理人员曾向他们表示,如果他们愿意配合的话,他们被关押的年限可能被缩短。

大部分的受访者都被胁迫要签署该文件,但其中一个男子却成功地拒绝签字,这样的行径被视为是少数于“再教育营”中,维吾尔人能展现勇气的时刻。但他强调,自己这麽做是因为他认为自己并未做错任何事,而他也认为自己是无辜的。

他向德国之声透露,“再教育营”的管理人员在3天内不断强迫他签署列有罪名的文件,当中也包含高阶主管。然而,他某天便突然被当地官员从“再教育营”转至长达数月的家庭软禁,当地政府也持续派人监视他。他说,当时他是唯一被释放的人,而其他维吾尔人都还被关于“再教育营”内。

他的案例是目前为止,德国之声唯一找到维吾尔人于“再教育营”内能抵抗压力的例子。这名维吾尔人持有哈萨克居留证,这或许也成为让他豁免牢狱之灾的关键因素。

德国之声调查发现,“再教育营”官员递给维吾尔人的文件,似乎是基于中国政府自2014年起,针对75个被视为“极端宗教行为”的列表所设计的。该列表主要是让当地居民能指认可疑的行为并将案例通报给当地警察。

这些行为包含提倡圣战与伊斯兰教法丶强迫女人穿戴面纱或分享含有宗教内容的文宣。然而,其他如放弃喝酒或抽菸等行为也都被列入可疑行为的列表中。

一名受访者向德国之声证实,他们于“再教育营”中所拿到的文件,跟这份2014年所颁布的列表非常相似,但“再教育营”中的文件还包含了申请护照或是到国外旅游等新项目。

此外,德国之声也看到一张维吾尔地区和田区官方公告的照片,内容列举了26项被视为非法宗教活动的行为,包含未经官方许可的宗教活动丶带领祷告与强迫他人祷告或穿戴面纱。公告中大部分的行为都与“再教育营”内维吾尔人所被迫签署的文件中列举的行为一样。

由于列表中大部分被视为违法的行为都具有宗教性质,这也显示中国政府是因为维吾尔人的宗教与文化行为而对他们进行打压。正如异议人士长年来所说的,中国政府试图透过这种方式来铲除穆斯林少数族群的生活方式。

美国罗斯-豪曼理工学院的维吾尔地区问题专家葛罗斯 (Timothy Grose) 告诉德国之声,维吾尔地区政府常常以“危害社会秩序”这种模糊的理由将宗教活动视为违法。他说:“当地政府能轻易的去解读任何宗教行为,而这整个系统实际上是既武断又愚蠢。”

系统性打压维族人

自从2016年起,中国政府便开始大规模逮捕维吾尔人与哈萨克人,并将他们关进所谓的“职业培训中心”,但国际上一般将这些设施统称为“再教育营”。虽然很难预估到底有多少人被关押于“再教育营”内,但根据统计,曾被关于“再教育营”中的维吾尔地区维吾尔人与哈萨克人至少介于100万至1000万之间。

中国政府称建造“再教育营”主要是要对抗极端思想并提供维吾尔人有用的技术。然而,中国政府是有理由对维吾尔激进主义感到忧虑的。维吾尔人在忍受了几十年的文化与政治歧视后,他们对中国政府的不满越积越深,而这些不满曾在过去转化成攻击汉人的暴力行为。2009年,维吾尔地区的乌鲁木齐爆发骚乱,导致140人死亡与上百人受伤。当时维吾尔人攻击当地汉人并毁坏公车。

此外,2014年,乌鲁木齐的一个市集也发生恐怖攻击,当时有31人丧命。为了要回应这一连串的事件,中国政府加强对维吾尔人的监控。不过,中国政府似乎藉由反恐的名义在对整个维吾尔社群进行打压,而各界都认为,中国此举是想消除维吾尔人的语言丶宗教与文化。

中国政府在维吾尔地区透过各种高科技辅助的严厉手段来追踪并逮捕维吾尔人。当地政府也透过“间谍”丶访视与问讯来监视每个维吾尔家庭。任何一个宗教性的行为都可能让维吾尔人被关进“再教育营”。维吾尔地区政府所实行的惩罚还包含强迫维吾尔人或哈萨克人于“再教育营”中,经历毫无正当程序的判决。

来源: 德国之声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