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它」 2位台湾媳妇被迫离婚

谷莉和项利杰都是从大陆嫁到台湾的大陆新娘,都是因回乡后失去自由、不能返台,甚至和台湾的丈夫也失去联系,结果被迫离婚。这背后隐藏着怎么的辛酸、无奈的故事,那幕后黑手又是谁?

一、被离婚的哈萨克斯坦族女教师谷莉

谷莉是中国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哈萨克斯坦族女教师 ,与台湾人景天(皆音译)在2013年9月结婚,谷莉常往返两地,2017年8月返乡,却从同年10月起失联,景天在2018年3月提出离婚诉讼,谷莉没出庭,没有提出书面答辩,台中地院于2018年11月,以谷莉音讯全无,忽略家庭经营与维持,判决两人离婚。

事隔数月后,谷莉突然在2019年3月回到台湾,向台中高分院二审上诉说,音讯全无的苦衷。

原来,她在2017年8月回家,是陪伴家人过伊斯兰教新年,却没想到中共政府实施少数民族再教育课程,她在同年10月被强制送入集中营内学中文与专业技能,2019年1月才出来,时间长达1年又2个月。

这段期间公公过世、丈夫提离婚诉讼,她都在集中营内失去人身自由,一周只能和娘家人通话一次,时间只有5分钟, 无法奔丧与答辩。

台中高分院二审认为,谷莉失联与不奔丧,是在集中营内言行受限,并非个人意愿而撤销一审判决。

二、被迫离婚的法轮功修炼者项利杰

项利杰是吉林省辽源市人,1994年8月与台湾台南县中寮村7股乡居民杨进义在大陆登记结婚,婚后夫妻感情融洽,生活幸福。1999年7月20日,中共迫害法轮功,项利杰回到大陆为信仰直言,从此再没能回台湾。

项利杰曾两次被辽源市公安、「610」系统劳教,不给她办理回台湾的签证,致使她多年无法与丈夫团圆。

她在公公去世时也是未能回台湾服丧,让丈夫苦苦等候,不能相聚。

2003年,项利杰在第二次劳教中被保外就医后,因身体虚弱,生活不能自理;其丈夫努力奔波,通过台湾立法院、海基会向大陆申请项利杰返台,仍遭到当地公安局、国保支队的拒绝。

2006年12月15日,项利杰被辽源市中共法院非法判刑11年,关押在吉林省长春市黑嘴子女子监狱。从此与外界失去了联系,也被迫与丈夫失去了系。

2009年6月1日,项利杰的母亲收到台湾台南地方法院98年度婚字第265号离婚事件言词辩论通知书及起诉状。

项利杰在监狱里收到母亲转来的离婚诉状,团聚无望,同意离婚,没有任何要求,并委托母亲代理此事。

三、是谁拆散了她们的家庭

在新疆,这个两千万人的行政区,有一百万到三百万人被关在集中营。中共先是否认集中营存在,后又改称有「再教育营」,但其实根本就是「劳改营」,设置目的是为了提升人民工作技能、让他们学会中文并增加人民的法律常识。

除了维吾尔人,中国境内的哈萨克斯坦人也是集中营的受害者。苏联解体后,许多原先中国境内的哈萨克斯坦人到了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居住,而他们的亲友仍待在中国,而这点成了接受「再教育」的罪状。谷莉离婚事件从侧面呈现出新疆「集中营」的面貌,以及中国少数民族女人的无奈。

在中国 ,法轮功修炼者被中共关押、失去了人身自由,被剥夺与亲人相聚的权利,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项利杰这样的家庭在中国是无数家庭中的一个,只是冰山一角。

2位台湾媳妇,10年间隔,际遇相似。这样一出出的家庭悲剧,又是谁制造的呢?

来源:看中国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