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

社会

海外华人“全民共振”领袖李一平先生对东突厥斯坦“教育集中营”现状的评论

视频来源:海外华人民主人士李一平先生Youtube 频道。 注:本节目内容仅代表原作者意见,不代表《维吾尔时报》立场。 著名海外华人民主运动领袖李一平先生是海外华人“全民共振”运动的主要发起人之一。 李一平先生在个人Youtube频道播出的题目为《新疆穆斯林囚犯被押往天然大监狱,新疆模式全国推广,退伍老兵领袖面临巨大人身危险》的视频以无可争议的事实,确凿的证据向华人世界展现了东突厥斯坦的现状。在海外华人圈中引起了深刻反响。在短短12小时之内,该视频点击已超过6500人次。 李一平先生在视频中用事实案例揭露了中共在东突厥斯坦的反人类罪行,有理有据地劝诫全体华人不要听信中共的妖魔化宣传,并指出绝大多数维吾尔人不是恐怖分子。呼吁全体华人联合起来,反对中共在东突厥斯坦的暴行。 李一平先生警示全世界华人:中共在东突厥斯坦实施的政策,很可能会迅速扩散到全中国。维吾尔人的今天,就是全中国人的明天! 李先生认为未来六个月将是充满挑战和困境的时期,他尤其向退伍老兵群体发出了警报,希望他们能尽全力做好针对中共“东突厥斯坦模式”的镇压手段的防备工作。

2018年东突厥斯坦大量汉族人口流失

维吾尔时报,2018年11月14日 作者:Miher 中共对东突厥斯坦的控制不仅让维吾尔人处处受限,同时也让越来越多的汉人开始感到担忧。 由于担心极端分子以及恐怖活动,中国近年来加强了对东突厥斯坦的严控。特别是2016年8月陈全国出任中共东突厥斯坦党委书记以来,更是把已经受到严密控制的东突厥斯坦变成了世界上最大的露天监狱。 根据中国2010年的人口普查,东突厥斯坦的维吾尔人口总数为1100万,而东突厥斯坦的总人口为2300万。 为了打击极端主义以及东突厥斯坦分裂主义,北京在东突厥斯坦部署大量警力和监控系统。数以百万计的维吾尔人、哈萨克人被送到不具名的拘留中心,接受共产党的教育。中共试图加速同化维吾尔人且强迫他们放弃宗教信仰和维吾尔民族身份。 2016年末开始,中共当局开始收缴维吾尔人的护照,以阻止他们到海外旅行。中国国安部的警察不断向海外的维吾尔人施压并要求他们回国。维吾尔人在东突厥斯坦内部的活动也受到种种限制。中共在东突厥斯坦设立新的地区安全网络,总共由7300多个检查站组成。 由于在东突厥斯坦的监控设备越来越广泛的设置且中共严格限制老百姓在各城市之间的活动,因此就连生活在东突厥斯坦的900万汉族人也开始对种种限制产生不满情绪。愈加严厉的管理措施让他们的生意越来越难做,顾客越来越少。 在东突厥斯坦的汽车也要安装卫星定位系统,以便中共进行跟踪监视。店家还要购买金属探测器、雇佣保安等安保措施。这些显然都使生意的成本增加,对商业不利。一名在乌鲁木齐从事中药生意的汉人说,根据新的规定,他需要花费8万人民币购买探测器。报道引述一名不具名的美国国务院官员的陈述指出,陈全国甚至要求自己家人通过金属探测器及全身扫描机,令汉人官员感受到没有人能成为特例。这些日益增强的监控措施让当地汉族人也感到恐惧。 此外,东突厥斯坦居民无论是维吾尔人或是汉族人,他们的手机经常都要随时随地接受检查。所有大学的电脑都被要求安装监控软件。 仅2017年一年,东突厥斯坦迁回内地的汉族人口就达一百二十多万,而东突厥斯坦的汉族总人口还不到一千万。2017年一年,乌鲁木齐流往内地人口达四十多万。造成乌鲁木齐人口急剧下降。 显然这个现象引起了习近平政府的关注。政府出台了一系列措施,以图挽回这一局面:例如,迅速大幅度提高汉人在东突厥斯坦工资福利待遇,给以每年至少两个月的带薪假期。同时对在东突厥斯坦工作的汉族人,如果其父母亲属子女迁往东突厥斯坦居住,都要给予公务员退休医疗福利。 整个西欧面积不过100万平方公里,而东突厥斯坦有160万平方公里。中共政府可能正在考虑在发放固定生活费的前提下,大规模把西北贫困人口移地搬迁到东突厥斯坦,以增加东突厥斯坦里的汉族人口,以此加快对当地维吾尔人同化速度。

数百名父母被拘禁的维吾尔族儿童被关押在喀什地区的“封闭学校”

数百名父母被拘禁的维吾尔族儿童被关押在喀什地区的“封闭学校” RFA News 译者:Madina 在一张未注明日期的照片中,Jesur的弟弟们 据一位流亡消息人士透露,多达500名被拘禁的维吾尔族人的孩子们被关押在中国西北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东突厥斯坦)的Kashgar市(喀什)的一所“封闭学校”。这位人士的弟弟就在其中。  一位名叫Jesur的年轻维吾尔族男子于2014年离开他在喀什Yarkand(莎车)县的家乡不久之后,当年7月,中国当局向该县Elishku镇的居民开枪,这些居民是抗议当局拘留在当地一座清真寺祈祷过夜的十几名维吾尔族妇女,据流亡组织所说,当时杀死的维吾尔族多达2000人。  事件发生后,警察对该县进行了镇压,导致维吾尔人大规模监禁,并锁定了进出该地区的通讯,Jesur与家人失去了联系。  现年23岁的Jesur告诉RFA的维吾尔语部,他最近收到了一段视频,视频中他的8岁和10岁的弟弟们泪流满面地告诉他,他们家中的多数成员被判入狱或被送往政治“再教育营”,自2017年4月以来,当局在这些“再教育营”拘禁了被指控庇护“强烈宗教观点”和“政治上不正确”观念的维吾尔族人。  他的弟弟弟们说,他们被安置在他们家乡Kachung的关押维吾尔族被拘禁者的孩子们的“封闭学校”,并呼吁他帮助解救他们。 他说,“我了解到我的两个弟弟在Kachung镇的一所封闭学校,”他还补充提道该设施中有“大约有500名儿童”。  “孩子们不允许与外界有任何接触。如果亲戚想看到他们,他们必须获得当地警方的批文。”  此外,说,他45岁的父亲Mahmut Sayim,43岁的母亲Buhelchem Tursun,25岁的妹妹Buranem

中共在东突厥斯坦(新疆)致造了“两面人”

中共在东突厥斯坦(新疆)致造了“两面人” 作者:Madina   两面人就是人们平常说的“两面派”,表面一个样子,背后一个样子。孔子曰:“君子喻与义,小人喻于利。君子坦荡荡,小人长戚戚。” 爱迪生盗取了他一生的死敌、天才发明家特拉斯的一些成果,又通过自己的影响力对其进行过疯狂的打压。而他说过,“每一片土壤都会长出虚伪和欺诈,它们可是四季植物啊。”可以被理解为是对自己在特定的条件下的不妥行为的辩解。如今,恐怕没有多少人愿意因此说爱迪生是“两面人”。  当今中国社会,“两面人”首先应该是贪官群体。不说百分之百,起码95%的贪官是两面人。他们在台上高呼廉洁,台下却贪得无厌,是标准的两面派。他们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剩下的5%则是公开的流氓恶棍,敢摆出“我是流氓我怕谁”,“老子就是王法”的状态。其次是马屁官员,热衷于钻营权力。他们最大的特点是随时随地认主子,随时随地能把上司、同僚与亲友给卖了。这与历史的贰臣、真正的汉奸差不多,也即没有任何原则与道义,有奶便是娘。还有就是一些奸商、文痞等,也都具有同上“两面人”的特征,在此略述。  而当下,在东突厥斯坦(新疆)刮着刺骨的严打“两面人”的寒风,风源是中共在东突的高压政策。维吾尔族民众不分男女老少,统统受到残暴打击。近期被落马的“两面人”沙塔尔沙吾提(Sattar Sawut),新疆教育厅原厅长,判死缓2年,“罪名”是十二年前的小学教材“有问题”。网上对此报道的热门评论,就有汉人评论,“教材的事完全是胡扯,我家有亲戚在新疆支教,说这种是完全不可能。”“十二年了,真可笑,早干嘛去了?”等等。显而易见,老沙(Sattar Sawut)被中共的“胡扯“扯走了。这样残忍地、没有理由地、被抓捕判刑的维吾尔学者,专家,知识分子一个接一个,几乎每天都会在东突厥斯坦发生,而判刑的理由是:他们都是“两面人”。今天,在FB上看到一张熟悉的面孔,端庄威严又不失慈父形象的一个维吾尔族中年男子。在看到照片的一瞬间,心里好像已经感觉到了什么,没有勇气看文字描述。不知道从何时起,社交媒体上关于东突厥斯坦(新疆)的内容都是令人伤感和心痛的,不是被抓捕就是被死亡的消息。这张熟悉的面孔是我先父多年的同事,我从小同院的邻居叔叔卫利.巴拉提。文字描述中提到他是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党组副书记、主任”职位上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对此报道的热门评论一并贴出,有五毛评论道,“赞!这些人,国语,汉语说的都很漂亮,还会时不时地引用些古诗和成语,可是心里真的很阴暗,两面性很强,还有很多需要长期盯着挖。”首先,他这里说的“国语”因该是指东突厥斯坦国的维吾尔语,也就是说他们承认自己是入侵者。而作为客人的汉人,不但不去学习当地的语言文化,入乡随俗,反而是强行逼迫当地的主人改变信仰,饮食文化,甚至是不能用自己的母语维吾尔语交流。逼迫维吾尔人信仰共产党,完全放弃自己的宗教伊斯兰教,拜习近平为神,思想行动必须与党中央高度保持一致。否则,抓捕,集中营,判刑,被失踪,被死亡等等,中共惩罚的毒辣手段五花八门,只有外界想不到的,没有中共做不到的。维吾尔学者、专家和知识分子们是维吾尔族的精英,领头羊,他们是维吾尔族的希望。尽管他们表面迎合着中共的胁迫,但是掩盖不住骨子里沸腾的维吾尔人血液,会不经意间流露出民族的特性,这使做贼心虚的中共联想到境外的“三股势力”,惧怕维吾尔人里应外合会使自己失去东突这块连接中亚的核心宝地。为了抹杀维吾尔的希望,中共就得先灭维吾尔人的精英,领头羊。而杀戮的借口就是盖“两面人”的帽子。“两面人”被中共定性为“新疆反恐维稳斗争的最大障碍,是破坏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的幕后黑手,一日不除,新疆就难以持续稳定。”中共还坚信,“剔除‘两面人’是一场长期的斗争,也是一场邪不压正的较量,只要保持斗争的常态化、紧绷斗争的弦,就一定能够彻底铲除‘两面人’。”  邪恶的中共殊不知,它才是“两面人”的存在的罪魁祸首。中共在东突厥斯坦的高压政策只会致造更多的“两面人”,直到中共知难而退的那一天!             

维吾尔人和汉人:一个世界,两个宇宙

这两个民族居住在同一片土地- 中国西部的新疆(东突维吾尔国)- 但他们的生活完全不同。
想象一个世界,两个不同的民族在平行的宇宙中并肩生活。一个把时钟调到北京时间,另一个调到中亚时间,差了两个小时。多数人口的群体对另一群体的希望,梦想和心愿基本上没有任何关注也不感兴趣。这两个群体的文化和社会背景受到各种原则的支配,以至于不可能和平共处,导致政府已经决定,实现其目标的唯一途径是压制和监禁任何它认为对现状构成威胁的人。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