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

媒体

专访:北京现在要的是年轻维吾尔人的心

德国之声:您最近发表的研究是关于北京政府刻意让维族儿童与家人分隔的研究报告,指出大规模寄宿学校建在“再教育营“附近,并且指出,2015到2018年间,整个中国幼儿园数成长8%,但在新疆是82%,在维吾尔族为主的区域,幼儿园成长数高达148%,您是怎样得出这样的研究结论? 郑国恩:我最近的研究是关于教育系统以及儿童与父母的分离,可以说,我对中国少数民族教育系统非常了解,算是这方面,尤其是藏人教育系统的专家。 掌握幼儿园和教育系统数据并不很难。 有官方的统计报告。 你只要知道去哪里找,每年都有小学、幼儿园教育的定期统计和信息。 要获得数据表明国家对父母在再教育的儿童刻意实施了某种措施,要难得多。 我是专门研究系统学的,我知道系统是如何运作的。我知道哪些术语代表着什么意思,我也会花大量的时间,有针对性地研究中国媒体的相关报道。很难讲清楚,总的来说,你需要大量的经验、足够的了解以及大量的时间和运气。去研究一件事的时候发现了另外的信息,越来越多的不同类型的数据。我很幸运,发现的远远超出我的预期。 德国之声:这个星期是“7.5”流血事件发生10周年,作为一个长期关注新疆问题的专家,您觉得最近几年新疆地区发生的最大变化是什么? 郑国恩:我认为北京政府正采取极度严格的措施,10年之前,维吾尔人相对来说能过上正常、普通的生活。2016年陈全国上任后,新疆受打压的情况日趋严重:安全措施加强、到处是检查站,多个再教育营,可以说,新疆的正常生活已经不复存在。当然,许多许多家庭也受到影响。妻离子散,有些人要面临长期监禁。 德国之声:您之前做出调查,指出新疆再教育营关押约百万少数民族,这个数字受到各国媒体、人权团体的关注,您能简单说一下是怎么统计到这个数字的吗? 郑国恩:我最近的统计数字已经不是百万了,增加到大约150万。最初的百万是拿到了一份流亡维吾尔人得到的文件。我比较了卫星图片、项目招标文件、平方米的数据去评估,对比、核实。 最开始我是去青海做过一年半的实地调研,课题关于中国的少数民族,特别是关于藏人的问题,关注藏族与汉族之间的关系,重点是少数民族教育。我研究出了一种数据评估方法,2016年就对新疆使用了这种方法去评估,利用公开统计数字、数据和各种政府文件,各个层面,还有统计了安全部队以及警察的招聘广告,或者项目招标,采购设备招标等等,从各个角度勾勒再教育营的情况。 最近的150万统计数字,我对政府的粮食补助数据进行了分析,比如2018年,乌鲁木齐政府出资16亿元人民币拨款到地方政府,这笔钱仅仅用来给教育培训中心等等。通过一些关键性的数据,我估计出了这个数字。 德国之声:再教育营关押着大量维吾尔人。您发布的研究也指出,一些寄宿学校的孩子,父母在再教育营,学校内不许用维吾尔语,监控也无处不在,您觉得,北京在新疆地区的种种措施,目标是什么? 郑国恩:他们想掌控全局,想让维吾尔人听话,说普通话,认为自己是中国人。尤其让年轻一代远离自己的文化,特别是宗教。听共产党的,可控的,搬入新的住宅、新社区,那里有摄像头,容易监控。总之就是能控制局面。对孩子进行教育,让他们在学校待的时间多于在家里的时间。战略是争夺年轻一代的心。

塔衣尔·衣明在Towson大学演讲:维吾尔民族正在遭受种族灭绝

《维吾尔时报》3月30日讯 2019年3月29日晚,流亡美国的维吾尔活动人士塔衣尔·衣明(Tahir Imin)在马里兰州Towson大学举办的有关东突厥斯坦维吾尔问题的研讨会上向参会人士介绍了维吾尔民族正在遭受的种族灭绝政策。 本次活动由Towson大学学生会组织,在Towson大学学生活动中心举行。塔衣尔·衣明先生在本次活动做演讲详细介绍了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屠杀发生的国际背景,维吾尔问题的历史溯源,中共殖民东突厥斯坦的总体方针政策。 来自美国,巴勒斯坦,阿拉伯以及西班牙等国家的师生参与了本次活动,其中包括当地媒体人士,亚洲问题研究,伊斯兰教研究专家以及各界师生。塔衣尔·衣明先生利用海外维吾尔人对祖国境内失踪亲属的证词视频以及有关东突厥斯坦的集中营影像资料生动具体地向与会听众系统性地介绍了中共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行为。在提问互动环节,与会听众先后向塔衣尔·衣明先生提问了解更多详情,并表示以后会持续关注维吾尔问题。在听众问道“我们能为维吾尔人做点什么?”时,活动嘉宾维吾尔活动人士埃塞杜拉(Assadullah)先生向他们介绍了《维吾尔问题活动清单》,《维吾尔社群运动》等声援维吾尔人的倡议书,召唤每一个良心人士为维吾尔人呐喊发声。 活动组织方表示今后会继续邀请塔衣尔·衣明先生等维吾尔活动人士组织声援维吾尔人的学术活动。 具塔衣尔·衣明先生陈述,由于在美国踊跃参与维吾尔人权活动,筹办《维吾尔时报》(Uighur Agency)等揭露中共种族灭绝政策的媒体,在各大公共场所公开倡议反对中共在东突厥斯坦的各项种族灭绝政策等原因,他留在东突厥斯坦境内的亲戚,朋友等至少5人被中共当局抓捕并判以了重刑。其中,塔衣尔·衣明先生的亲弟弟阿迪力·衣明先生被判10年有期徒刑,表弟以及母亲分别被判8年有期徒刑。塔衣尔先生表示,这些人都是无辜的,中共对他们的抓捕完全是针对塔衣尔先生的报复行为。近两年以来,由于中共的迫害,塔衣尔·衣明先生无法与身在东突厥斯坦的夫人以及女儿取得联系。 塔衣尔·衣明先生表示,面对中共的报复以及迫害,他永远都不会退缩,会以更大的精力投入维吾尔人的解放事业。

中共阴影下的留美维吾尔人

消息来源:Sigal Samuel   美国《大西洋杂志》 该报道以视频形式播出:https://www.theatlantic.com/video/index/576706/uighurs/?utm_source=fbb&fbclid=IwAR1WoKnPZmTa_9fsPLmp5BkiUCbc2BiVN-PHwQ2yXbiA7OhRzsCjuvgqaDY 翻译:《维吾尔时报》   正文: 超过一百万无辜的东突厥斯坦人被中共政府关押在“集中营”内。一定数量的维吾尔人在过去几十年中以留学、工作等原因来到美国,部分维吾尔人为逃离中共迫害而流亡美国,然而在美国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民主国家,这些维吾尔人依旧无法获得安宁的生活。中共的魔爪伸向了这些身在美国的流亡维吾尔人。通过微信(在中国广泛使用的手机社交软件,WeChat)中共情报部门以家人作为威胁,逼迫流亡美国的维吾尔人在有关东突厥斯坦的政治问题上保持沉默。 部分留美维吾尔人决定打破沉默,向世界揭露中共对他们的威胁和迫害。 《维吾尔时报》媒体创始人,流亡美国的维吾尔活动人士Tahir Imin Uighurian正是这些决定打破沉默的维吾尔人之一。Tahir先生于2017年8月成功逃脱中共的追捕,来到了美国。然而,为了逃命而被迫抛弃家人和亲爱的女儿只身流亡海外对Tahir先生来说成为了一个异常艰难的决定。Tahir先生告诉我们,虽然身在美国,但是我依旧生活在恐惧之中。。。。。。 多数在美维吾尔人都生活在美国首都华盛顿以及附近的地区。近几个月中,很多留美维吾尔人都向媒体和美国情报部门透露了他们正在受到中共当局的威胁。 美国Jeorgetown University历史学教授James

中共将打压维吾尔人行动扩展到境外

大纪元2018年08月26日讯】(大纪元记者秦雨霏编译报导)在多年被中共警察迫害之后,维吾尔商人穆罕默德(化名)从新疆老家逃到邻国吉尔吉斯斯坦,但是却遭到吉尔吉斯斯坦警察的骚扰和遣返威胁。 金融时报》报导说,在去年七月份第六次被逮捕的时候,吉尔吉斯斯坦安全官员将穆罕默德带到一处安全设施地窖,向他展示关押在此的70名维吾尔人。“这是一个恐吓手段。”穆罕默德说。 “官员告诉我,我是中共访问代表团给出的清单上的人之一。他告诉我这份逮捕和遣返清单上的人数是123。”穆罕默德在贿赂警方5000美元之后得以释放。 为了控制维吾尔在境外的侨民社区,中共将其打压力量从新疆扩展到中亚邻国。 七个参与中共一带一路计划(一个耗资9000亿美元、在78个国家修建基础设施的计划)的国家跟新疆毗邻。自从在1950年吞并新疆以来,中共跟维吾尔族之间关系麻烦不断。 随着中共加强在新疆的高压统治,它也开始注意流亡境外的维吾尔人社区,这群人估计有100万到160万。 新美国安全中心研究员格蕾丝(Abigail Grace)说,中共视维吾尔人口增长为对它的威胁。而中亚的维吾尔侨民社区比较强大。 格蕾丝说,中共在2001年建立了一个“上海合作组织”,执行反恐行动,“特别是中共品牌的反恐”。中共通过该组织劝说中亚国家服务于自己控制维吾尔人的目标。该组织的成员国包括俄罗斯、印度、巴基斯坦和中亚各国。 上海合作组织的章程允许嫌犯在成员国之间引渡,成员国可以派出他们的人员到其他成员国进行调查。 “人们相信在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的中共警察在逮捕维吾尔人,因为许多人突然消失,没有人知道他们的下落。”一名旅居沙特阿拉伯的商人哈桑(Abdurahman Hasan)说。 他的朋友从比什凯克的麦地那集市消失,然后出现在拘留中心。 “因为他很富裕,并帮助穷人,他在吉尔吉斯斯坦有影响力。中共害怕他组织或帮助中亚的维吾尔人权活动人士。”哈桑说。 麦地那集市是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最大的集市,曾经拥有成千上万的维吾尔族企业,这些企业进口廉价的中国产品。“在过去的三年里,许多商店关门了。每次我去城市集市时,人们的谈话都是关于许多人被逮捕和遣返。”穆罕默德说。

46位异议人士首次公开支持维吾尔人抗争

星期五,46位旅居海外的异议人士针对新疆维吾尔人的人权状况发表一份联署呼吁书,抗议中国政府对维吾尔人的政治迫害,呼吁美国政府对北京当局施压,要求联合国出面调查。 由王丹、胡平、滕彪等46位中国异议人士联署的呼吁书说,从多种消息来源获悉,新疆维吾尔自治区正在发生骇人听闻的人权灾难:“中共当局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修建了大量的政治再教育中心,不经任何司法程序随意抓人,剥夺其人身自由”。 呼吁书说,再教育中心普遍存在虐待与酷刑,因虐待与酷刑致死的消息频频传出,已经被证实的著名死亡者有维吾尔著名伊斯兰学者、官方许可出版《古兰经》翻译者穆罕穆德.萨利阿吉、自治区医学院院长哈力木.拉提乌普尔以及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主席多力坤.艾沙的母亲等。由于家长被关押,大量失去父母照管的儿童则被送进拥挤不堪、条件很差的孤儿院。 根据中国官方提供的统计数字,新疆维吾尔人去年(2017年)遭到刑事逮捕的总人数超过22万7,000人,比2016年的27,000多人增加了将近8倍。2017年在新疆维吾尔自治区被以刑事罪逮捕的人数占全中国同类人数的21%,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口仅占全中国人口的1.5%。 呼吁书:维吾尔民族面临一场生存危机 呼吁书说,维吾尔民族正面临一场生存危机。“面对如此严重的人权灾难,一切珍视人权普世价值的人们不能沉默。 呼吁书“强烈抗议中共当局一手制造的野蛮暴行,要求中共当局立即停止对维吾尔人及其他少数族裔的政治迫害,关闭政治再教育中心;释放伊力哈木.土赫提和海莱特·尼亚孜等一切良心犯。” 呼吁书敦促“美国政府继续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的人权而发声,进一步采取有效手段向中共当局施加压力”并要求“联合国出面调查,并对中共当局的恶劣行径予以谴责”。 北京之春荣誉主编胡平说,“这个呼吁书也许是海外民运人士及其他人士第一次以联署的形式,集体对中国政府的做法表示抗议以及对维吾尔人等维护基本人权的抗争表示支持。”

香港16个团体抗议中国政府在新疆严酷打压维族

香港16个团体在中联办门前集会,要求中国政府停止压迫新疆维族人 16个香港公民团体9月2日(星期天)集会,抗议中国政府在新疆对维吾尔人严酷打压,在新疆对维吾尔人采取一系列种族文化灭绝行动。活动人士要求,对新疆实情展开国际调查。集会在中央人民政府驻香港特别行政区联络办公室(中联办)门前举行。 这些团体包括:香港市民支持爱国民主运动联合会(支联会)、社会民主连线、民主党、工党、真普选救港大联盟,以及一批香港宗教界社团:香港天主教正义和平委员会、基督徒关怀香港学会,以及香港基督徒学会、香港基督徒社团团契等。 抗议者先在附近的西区警署前集结,然后一路呼喊口号,前往中联办大门前。警方现场维持秩序,疏导交通,对活动采集记录。不过,没有对活动进行干预和阻止。 支联会副主席蔡耀昌,公民党立法会议员郭家麒等先后发言。主办者散发的新闻稿说,过去一年中国对维吾尔人的严酷打压的情况渐出水面。上百万维族人被关进“再教育营”,平均每十个维族人中,就有一人遭囚禁;当局还动用大数据和高科技手段,监控和采集维吾尔人的生物资讯;安排政府人员强制入住维族人家庭;严格限制维族人行动自由、全国各地维族人被命令回乡,不准出国;威胁海外维族人在中国境内的家属,勒令返乡,其后多有失踪;戴头巾、留胡子、做礼拜等,被视为犯罪分子的特征;学校也不再教授维吾尔语。 集会主办者要求中国政府立即停止对维族人的压迫,停止所有再教育营的运作,派员到新疆调查情况,追究相关官员罪责,并且呼吁国际社会密切关注维吾尔族人情况,停止遣返维族人。 另有报道说,联合国人权专家上星期四对新疆再教育营发出警告,呼吁中国立即释放那些被以“反恐”为借口拘留的维吾尔人。联合国消除种族歧视委员会(CERD)援引有关估计数字称,新疆有多达100万维吾尔人可能被非自愿拘留。 香港政治活动人士,前立法会议员梁国雄对美国之音说,允许国际社会对新疆到底发生了什么展开调查,是处理新疆问题的有效途径:“新疆现在发生的对维族人的迫害。很简单,就让联合国派一个代表团,进去调查就可以了。这是国际通理。你说,有关新疆的情况是其他人乱说的,那么就让他们有自由到新疆自由地采访,跟维族人进行交流调查就可以了。” 梁国雄还说,香港媒体没有到香港采访的自由。那么,真相就没有。如果共产党说的是真话,就让香港媒体自由地到新疆采访。 集会活动最后,与会团体代表来到中联办的铜牌前,将抗议信和抗议标语贴在了上面。在场警察做出阻止的手势,但是没有与抗议者发生肢体接触。 报道说,中国否认在新疆设立再教育营,称新疆正在面临伊斯兰激进分子和分裂分子的严重威胁。并说这些恐怖分子策划袭击,挑起维族和汉族之间的紧张关系。

以家人为人质 中共威胁旅居海外维吾尔人

据《华尔街日报》中文网9月3日报导,17名居住在美国、英国、德国、澳大利亚、挪威等国的维吾尔人表示,他们受到了中共警方和官员的施压。《华尔街日报》拿到的他们被约谈的聊天记录显示,中共安全官员一年多来,都在要求旅居海外的维吾尔人提供有关其海外活动的证明,并要求监视和揭发其他维吾尔人。 现年35岁的Namtulla Najmidin在挪威学习计算机工程,他的父亲去年5月打电话告诉他新疆警方会跟他联系。不久,一名男子联系到他,要求他提供护照和挪威身份证明的照片。Najmidin回复说,这些都是隐私,不能给对方。 去年11月,Najmidin的父亲被抓进了拘留中心。他的父亲59岁,是个棉农,之前没有被拘留的记录,也从未卷入政治漩涡。 根据Najmidin提供的聊天记录,联系他的男子自称是警察。新疆尉犁县公安局的一位女性工作人员证实,有一位叫这个名字的警察,他的工作包括联络海外的维吾尔人。 已加入英国籍的Reyila Abulaiti说,她65岁的母亲去年夏天从英国返回中国后被送进了一个拘留中心,尽管她之前已经按照中共要求给母亲发去了自己在英国进行儿童早期发展研究的证明。她的母亲Xiamuxinuer Pida是国有制药公司的一名退休工程师,无刑事犯罪记录。母亲在英国与她居住一段时间是为了帮她照看儿子。 她说,她对母亲去的地方一无所知,所有人都不敢跟她沟通信息。 报导表示,近几十年来,有许多维吾尔人去了海外,主要是为了更好的工作前景,同时也是为了逃避中共政府日趋严格的控制,以及大量汉人涌入该地区。 30岁的维吾尔族人Abdurahman Memet在伊斯坦布尔从事导游工作,根据去年3月份微信上的语音聊天记录显示,一名国安人员问他:“你在海外有没有从事过非法活动?”这名国安人员在另一条语音留言中称:“你要不回来,你家人会有大麻烦。” 已加入澳大利亚籍的活动人士Aynur Ashimajy说,今年1月份,中共驻悉尼总领事馆拒绝了她71岁的母亲Ayixiguli的护照换发申请,向她发放了一次性旅行许可,让她回中国申请新护照。Ashimajy说,她的母亲决定不回新疆,因为担心回新疆后无法再出国。 在土耳其当导游的Memet表示,去年他在中共驻伊斯坦布尔总领事馆遇到了类似情况。他刚出生的第二个儿子Fuad申请护照被拒,只拿得有效期三个月的单程旅行证件。由于Fuad在土耳其没有合法居留权,他甚至不能去医院。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