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中营

RFA中文:《集中营回来了》将在台湾展出 独派忧新疆模式扩散到港台

美国维吾尔人协会在世界巡回举办的《集中营回来了》展览18日移师台湾,展出和新疆再教育营相关的文献、影像,希望唤起全球正视维吾尔人遭受的人权压迫。台湾执政党民进党立委直指新疆集中营就是种族屠杀,呼吁亲中政党和政治人物应该去看展览。 台湾图博之友会和台湾东突厥斯坦协会将于18日起,在台湾228国家纪念馆举行为期一个月的特展,名为《没有围墙的监狱:维吾尔人的今天》。 在这个特展上,展出了美国维吾尔人协会今年初巡回美国、日本等地举办的《集中营回来了》展览,透过新疆维吾尔集中营的生还者向全球控诉自己遭受的苦痛,并展出相关文献、影像,希望唤起全球正视维吾尔人遭受的人权压迫。 台湾组织吁关注维吾尔人遭核辐射、强摘器官迫害 16号记者会上,台湾东突厥斯坦协会理事长何朝栋表示,除了集中营,维吾尔人被摘除、移植、贩售所谓“清真器官”,和成为核子试验场,这两项严重问题也必须被关注。 何朝栋说:“55年前,1964年的10月16号,中国在新疆罗布泊试爆第一颗原子弹,跻身核子世界,对中国来讲是荣耀事件,但是它的核辐射让维吾尔人至少十万、百万人以上留下很多后遗症,有的当场死亡,有的罹患白血病,55年之后这些遗毒都还在。” 何朝栋提到,在新疆,有多达1200座“再教育营”,至少有超过一百万名维吾尔人和其他少数民族遭受关押,维吾尔人每六人就有一位被监禁。东突厥斯坦,也就是中国人惯称的新疆地区,俨然成了一座没有围墙的监狱。除了再教育营外,中国政府派了一百多万名汉人进入各个维吾尔家庭,协助政府监视,一旦有维吾尔人被评为“需要进入再教育营”,就会立刻被打小报告。维吾尔学生在校园内也遭到其他汉人同学的监视。 何朝栋说,这三个月各界将焦点放在香港,但莫忘维吾尔人的处境也十分严重,希望借由引进展览让台湾人多了解维吾尔人,也呼吁将“新疆”正名为“东突厥斯坦”。 独派政党、台湾基进党发言人颜铭纬认为:“集中营不只回来了,它还正在扩散,台湾有可能成为下一个集中营,我们绝对不容许这个事情发生!” 颜铭纬指出,十年前发生乌鲁木齐事件后,中共把维吾尔人 送进集中营,摧毁其语言文化和宗教信仰,部署大量军警、监视器。 独派:“东突模式”透过科技、资讯战蔓延到港台 颜铭纬说:“这个东突模式正在输出。我们可以看到2019年香港反送中(运动中),他们(港府、中共)运用AI的技术、运用监视器,运用军警的暴力,把抗争者送到新屋岭拘留中心,与外界断绝联系,抗争者在那里被鞭打、被迫害,被以性暴力对待,这就是东突输出最好的典范。” 对于外界诸多对新屋岭拘留中心的指控,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曾强调会认真调查这些指控。 颜铭纬还警告,中共自称的这个东突(新疆)模式不幸地也在台湾蔓延。监视东突的海康威视公司制造的监视器,也出现在台湾高雄旗津观光园区、台中地下通道。

RFA中文:维吾尔妇女苦寻家乡22亲友 10年竟一无所获

一名居住在哈萨克斯坦的维吾尔族妇女用了十年时间,找寻其在新疆伊宁市硕拉克村的二十二位亲友,奇怪的是连一个村民的信息她也找不到,她形容全村村民就如人间蒸发。 哈萨克斯坦人权机构“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对自由亚洲电台披露,上周二(10月8日),该组织接到一位维吾尔女士古丽巴拿木(Roziyeva Gulbanam Yemenjanovna)登门求助。目前居住在阿拉木图的古丽巴拿木对该组织成员说,她的两个大伯和一个叔叔,另有其堂兄妹等二十二个人居住在新疆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伊宁市硕拉克村,但已经十年无法联系到他们。古丽巴拿木在此期间,曾多次尝试寻找在硕拉克村的亲友,也曾使用各种方法,但始终无法得到他们的任何消息。 阿塔珠尔特志愿者组织负责人别克扎特.马赫苏提汗(BIEGZAT.MAHSUTKHAN)对本台说,现年57岁的古丽巴拿木,其父亲来自新疆。他们会设法继续寻找古丽巴拿木在新疆的亲戚。别克扎特还向本台出示了失踪者的照片:“这些照片都是她亲戚的,还有她堂姐堂妹的,全都是维吾尔族人。她也是当地哈萨克人,不会讲汉语,她是土生土长的哈萨克人。她的爸爸是新疆出生的,然后迁移到哈萨克。她的爸爸是六十年代迁移过来的。她估计那个村庄大概有一千五百人,居住的全都是维吾尔族人,几乎没有其他民族。” 维族妇女忧失联村民或已全被关进再教育营 古丽巴拿木对阿塔珠尔特组织说,她也试图寻找与她家亲戚居住在同一个村庄的其他村民,她足足找了10年,竟然连一名村民的信息也没有,感觉非常奇怪,仿佛那个村庄的村民人间蒸发了似的。前不久,古丽巴拿木在网络上看到一位俄罗斯记者关于新疆的视频,在视频中,古丽巴拿木看到新疆某个村庄的村民,全都被关进政治再教育营里或监狱,房屋没有一个人。街道空空荡荡。她才意识到,她的亲戚和硕拉克村村民,可能都被关进再教育营或监狱里,其他可能她不敢想象。 本台记者周一(10月14日)多次致电伊宁市查号台及多个乡政府查询,但电话始终无法接通,而在谷歌和百度地图上,均未显示硕拉克村。 总部在德国的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发言人迪里夏提接受本台采访时说,新疆“七五”事件后,当地有众多维吾尔族村落出现人去屋空的情况,有些人被送入再教育营,有的被判刑入狱。他说:“强制性失踪在当地是普遍现象,任何人随时都有可能被强制关押,导致集体失踪,在当地,中国政府一直采取各种措施进行掩盖。因此在当地一些村落出现人员的减少,甚至有些村庄已经没有维吾尔人。” 哈族青年在新疆遭酷刑对待 世维会表示,希望国际社会高度关注新疆维吾尔人等少数民族离奇失踪的现象。 本台上周曾报道,两位新疆哈萨克族男子木拉格尔.阿里木和哈斯铁尔.木沙汗逃离中国,抵达哈萨克斯坦寻求政治避难。据阿塔珠尔特组织说,上述两名哈萨克族于10月1日凌晨,从额敏县骑摩托车,来到中哈边境铁丝网附近,趁夜色翻越边境铁丝网,进入哈国。他们两人沿途挖野菜和干果充饥。最后抵达位于阿拉木图的阿塔珠尔办公室。 现年二十五岁、曾经被逼供及判刑四年的逃亡者木拉格尔说,他最近连续多次被传唤到公安局,连续24小时被吊起来严刑拷打。他的一位同学因为担任清真寺伊玛目,被判刑十三年,他的姐夫祷凯(DAOKAI)也因为是伊玛目,被羁押在政治教育营达十八个月,获释时,已无法站立。木拉格尔还说,在额敏县城,有7所再教育营,每个营羁押了500-700人。每一个小监室内囚禁了11-14人。额敏县也木勒牧场有一千户人家,九百户都曾经被送入集中营。 另一位逃亡者哈斯铁尔说,他还亲眼见到被审问的人昏倒在地,然后狱警说其假装昏迷。阿塔珠尔特在其博客发文引述哈斯铁尔说,一位被审问时昏倒的男子被去指甲,被打了三次针后死亡。在新疆,死者不能进行宗教安葬仪式,坟墓上不能有宗教标志。少数民族办理婚事,须提出申请,参加人数不得超过三十人等。当局还强行要求少数民族与汉族通婚。 记者:乔龙

“噩梦”:埃及帮助中国扣留维吾尔人

翻译人:Maryam 原文: https://news.yahoo.com/nightmare-egypt-aided-china-detain-uighurs-024625386.html?soc_src=community&soc_trk=wa 维吾尔族学生Abdulmalik Abdulaziz被埃及警方逮捕并戴上手铐,当他们取下眼罩时,他惊讶地看到正询问他的是中国官员。  他在光天化日之下与朋友们一起被带到开罗警察局,在那里中国官员向他讲述他在埃及所做的事情。 三位官员用中文跟他说话,他们没有以维吾尔族名字叫他而用他的中文名来对他说话。 “他们从未说过他们的名字,也没有提到他们究竟是谁,”27岁的Abdulaziz说,他向法新社发表讲话,帮助发现2017年从大多突厥少数民族穆斯林中逮捕的90多名维吾尔人的新细节。 在2017年7月第一周的三天镇压中 Abdulaziz就像大多数人一样,是逊尼派穆斯林世界最负盛名的教育机构Al-Azhar大学伊斯兰神学院学生。 “埃及警察说’中国政府说你们是恐怖分子’。但我们回答说我们只是爱资哈尔的学生。”Abdulaziz说。法新社正在使用假名来保护受访维吾尔人的身份。 中国是埃及最大的投资者之一,向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投入资金,如在开罗东边建设新的行政首都。去年,两国贸易额达到138亿美元最高纪录。 在突袭前三周,埃及和中国签署了一份关于“打击恐怖主义”的安全备忘录。 在开罗高档郊区纳斯尔市的2号警察局进行了几天的质询后,阿卜杜拉齐兹被送往埃及最臭名昭着的监狱之一—托拉监狱。 在被拘留60天后释放,他于2017年10月逃离土耳其寻求庇护,那是土耳其是维吾尔族移民的中心。

沉痛纪念《莎车大屠杀》

自从中国侵略入侵东突厥斯坦以来一直迫害,镇压。莎车艾力西乎的大屠杀正是对东突厥斯坦人一贯打压的残忍写照。 此次大屠杀发生在2014年7月28日,斋月的第28天。侵略者枪杀两千多名无辜民众。是什么让这些人聚集,又是怎样一种精神使他们不胆怯面对子弹?侵略者多年来实施“只需土地,不要人”的非人(反人类)政策,而引起维吾尔人心中的怒气。乌鲁木齐7.5大屠杀的伤痛加上对民众实行不公平,无理,片面,以侵略政府及汉人利益为上的极端政策,使怒火重重。之前在沙车发生过几起使民众极度愤怒的事件。 那年斋月开始没多久发生一起恶性交通事故。一个汉族承包商的妻子醉酒驾驶撞死五人(其中两个孕妇及肚中胎儿,一个15岁男孩)。再加上,白什坎特镇上几天前也发生过一次包括七岁男童和七十一岁老人在内的一家人被枪杀事件。民众为此寻求当地政府保持公道、维护正当权益,可无任何结果。反而受到暴力,威胁,抓捕等强硬对待。再接下来,7月27日塔拉为哈拜散去的民众(戴头巾的几名妇女)在回家的路上遭到被扣。这般不公使民众终于反抗。因此无法忍受的民众聚集在派出所要求放人。拒绝放人的警察与民众之间发生冲突,最后演变成对侵略者的大众反抗。警方不择手段针对手无寸铁的民众。七五重演,维吾尔民众又一次残酷镇压。甚至多年与牠们狼狈为奸而卖命的乡长在内的两名维吾尔人也被扫射阵亡(自由亚洲电台记者已在采访走狗妻子时被证实)。中国侵略者全面封杀,避免罪行公开于国际社会而引发关注,抓捕所有知情之人。21岁青年阿巴拜克里热依姆用VPN翻墙曝光此次屠杀于国际。没多久侵略政府抓捕他,非人折磨,残酷暴打,在电视上认罪。因发布虚假消息罪,判刑九年。 至今侵略政策仍在继续,政府越来越疯狂。把300万以上的东突厥斯坦人关在集中营(强摘器官,强奸,强迫使用不明药物,进行生物实验,在进行挑战人类底线的所有罪行)。还另设儿童集中营(重塑一切原有基因)。连坟墓都在挖掘。中国正在挑战人类命运。 烈士们的英勇精神永存!维吾尔人民对独立的渴望,自由的追求依然坚定,我们在路上,敢于发声,勇往向前。

德国之声:儿童版再教育营? 中国官员: 无中生有

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主席、众议员麦克高文和参议员卢比奥7月5日发表声明,敦促美国政府立即采取行动解决新疆地区滥用高科技监控,以及大肆关押上百万维吾尔族、哈萨克族等民众的问题。 (德国之声中文网) 中国驻英国大使刘晓明7日接受BBC专访时,否认中国有系统地拆散新疆维吾尔家庭。 他说:“没有孩子是跟他们父母分开的,根本没有……有失去孩子的人,给我名字,我们会尽力找到这些孩子。” 刘晓明说BBC报导中那些表明失去儿女的父母是“反政府人士”,他说:“你不能指望他们说(中国)政府的好话。他还强调: “如果他们想和孩子在一起,可以回来中国。 英媒:中国刻意拆散新疆维吾尔家庭 根据英媒BBC周四(7月5日)报导,中国刻意将新疆穆斯林儿童与他们的家庭分离,并透过幼儿园的课程试图改变他们的信仰和语言。 报导内容提到,大规模寄宿学校建在“再教育营”附近,这些学校外面围着铁丝网,门口还写着“进入校园,请讲普通话”。学校中的学童接受“严格隔离封闭管理”,有覆盖全校的监控系统,周边也有警报和1万伏特电围栏。某些学校的维安支出甚至超过“再教育营”的安全支出。 报导引用公开记录显示,仅在一个乡镇,就有400多名儿童父母被拘禁中在“再教育营”或是监狱。这些儿童会被评估是否需要“集中照顾”。在学校中他们学习汉语、汉文化还有爱国爱党思想。另外,像是2018年4月,叶城县县政府将来自周边村庄的2千名儿童迁入一所大型寄宿中学。现在还有两所新的寄宿学校在筹备中。 德国新疆问题专家郑国恩(Adrian Zenz)说,这个做法背后的原因是,“寄宿学校为少数民族社会持续性的文化重建提供了理想的环境”。他的研究显示,学校内不使用维吾尔语和其他当地语言,如果学生和老师在学校说中文以外语言,个别学校会对学生和教师进行严格的惩罚。 新疆宣传部副部长徐贵祥在接受BBC访问时,被问到这么大规模地把孩子被送进再教育营旁的寄宿学校会不会对心理造成什么影响。他说:“对孩子来讲,这也是很正常的。我们平时工作上班,一天也见不到孩子。或者说一段时间也见不到孩子。但是并不能带来给孩子什么实质性影响。” 记者进一步问他,如果家族的人都被送进“再教育营”怎么办,徐贵祥说:“这不会出现……如果一个家里所有的人都进了教育中心,那这个家里就很严重了。问题就很严重了。这个情况我没有见到过。” 流亡组织世界维吾尔代表大会(World

从家乡来的最新消息(5月19日)

时间: 2019年5月19日 提供信息者: KELLY, 凯莉(我的同事) 来源:Terken khatun 中文翻译:Asiya Uyghur 凯莉是我的同事,她最近因公去了中国天津。 她走前我托她帮我联系下我的家人,哪怕是帮我录个声音回来也行。凯莉昨天晚上给我留言说: 对不起, 你给的电话号码无法接通。我和丈夫好几次用其他不同的号码试着打也打不通。 奇怪的是拨打和田的区号就自动切断。我无法理解到底是什么原因。 几天后,我们有幸联系到了在你老家长时间待过并在那里工作过的一个熟人。我们很自然地聊起了新疆目前的状况。据他说,在你的家乡不仅是有宗教信仰的维吾尔人,连有信仰的汉人也被关押在了集中营。虽然他们在集中营里没有维吾尔族那么苦,

塔衣尔·衣明在Towson大学演讲:维吾尔民族正在遭受种族灭绝

《维吾尔时报》3月30日讯 2019年3月29日晚,流亡美国的维吾尔活动人士塔衣尔·衣明(Tahir Imin)在马里兰州Towson大学举办的有关东突厥斯坦维吾尔问题的研讨会上向参会人士介绍了维吾尔民族正在遭受的种族灭绝政策。 本次活动由Towson大学学生会组织,在Towson大学学生活动中心举行。塔衣尔·衣明先生在本次活动做演讲详细介绍了针对维吾尔人的种族屠杀发生的国际背景,维吾尔问题的历史溯源,中共殖民东突厥斯坦的总体方针政策。 来自美国,巴勒斯坦,阿拉伯以及西班牙等国家的师生参与了本次活动,其中包括当地媒体人士,亚洲问题研究,伊斯兰教研究专家以及各界师生。塔衣尔·衣明先生利用海外维吾尔人对祖国境内失踪亲属的证词视频以及有关东突厥斯坦的集中营影像资料生动具体地向与会听众系统性地介绍了中共对维吾尔人的种族灭绝行为。在提问互动环节,与会听众先后向塔衣尔·衣明先生提问了解更多详情,并表示以后会持续关注维吾尔问题。在听众问道“我们能为维吾尔人做点什么?”时,活动嘉宾维吾尔活动人士埃塞杜拉(Assadullah)先生向他们介绍了《维吾尔问题活动清单》,《维吾尔社群运动》等声援维吾尔人的倡议书,召唤每一个良心人士为维吾尔人呐喊发声。 活动组织方表示今后会继续邀请塔衣尔·衣明先生等维吾尔活动人士组织声援维吾尔人的学术活动。 具塔衣尔·衣明先生陈述,由于在美国踊跃参与维吾尔人权活动,筹办《维吾尔时报》(Uighur Agency)等揭露中共种族灭绝政策的媒体,在各大公共场所公开倡议反对中共在东突厥斯坦的各项种族灭绝政策等原因,他留在东突厥斯坦境内的亲戚,朋友等至少5人被中共当局抓捕并判以了重刑。其中,塔衣尔·衣明先生的亲弟弟阿迪力·衣明先生被判10年有期徒刑,表弟以及母亲分别被判8年有期徒刑。塔衣尔先生表示,这些人都是无辜的,中共对他们的抓捕完全是针对塔衣尔先生的报复行为。近两年以来,由于中共的迫害,塔衣尔·衣明先生无法与身在东突厥斯坦的夫人以及女儿取得联系。 塔衣尔·衣明先生表示,面对中共的报复以及迫害,他永远都不会退缩,会以更大的精力投入维吾尔人的解放事业。

美国务卿蓬佩奥在白宫会见留美维吾尔人代表,并呼吁中国停止这些适得其反的政策并释放所有被非法拘留维吾尔人

《维吾尔时报》 2019年3月27日讯 现任美国国务卿的迈克·蓬佩奥 (Secretary Mike Pompeo)今日在美国国务院(Department of State)会见了Ferket Jawdat, Gulchehra Hoja, Mihrigul Tursun等四位美籍维吾尔人代表。 蓬佩奥国务卿于今日在自己的官方推特上表示自己今日会见了在东突厥斯坦被中共非法拘禁的维吾尔人亲属代表以及集中营幸存者(Mihrigul Tursun),并呼吁中国停止此类适得其反的政策并释放所有被任意拘留的维吾尔,哈萨克等突厥族少数民族。

川普政府谴责中国对突厥裔少数民族的非法关押形同1930年代纳粹德国的犹太集中营

Conor Finnegan (ABC NEWS, USA) 2019年3月13日讯 中文翻译: 《维吾尔时报》 川普政府对中国在西部地区残酷镇压突厥族裔少数民族的行为之谴责呈愈加强烈之势。甚至将中共的政策类比为1930年代纳粹德国之犹太集中营以及苏联时期的古拉格监狱。 美国川普政府国务卿迈克.蓬佩奥在介绍美国政府发布的全球人权报告时称中国在人权问题上“自成体系”并拥有与支持他们的盟友。 该人权报告是美国政府在汇总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非营利性人权组织。媒体以及美国驻各国大使馆的信息情报基础上编写的年度全球人权报告。 在该报告的中国部分,民主,人权和劳工局高级官员Amb. Michael Kozak陈述:自1930年以来,人类社会从未见过如此恶略的国家恐怖主义行为,中共政府将至少几百万人关进集中营,在那里试图折磨他们,侮辱他们,试图将那些“囚犯”的文化和信仰彻底抹去。那里的事态异常糟糕。 蓬佩奥在发布会上介绍:“集中营”的目标人群是维吾尔,哈萨克等生活在中国西部地区(东突厥斯坦)的突厥民族。东突厥斯坦的恶劣人权状况已经在美国国会以及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被多次审议。然而中共政府在东突厥斯坦的政策却仍在变本加厉的执行,例如人脸识别抓捕关押当地少数民族,在集中营内试图彻底抹除他们的宗教信仰及民族文化。

中国人口下降的必然趋势可能是中共加速对维吾尔人实行种族灭绝政策的主要原因之一

《维吾尔时报》 2019年3月16日 (注:新闻封面图片取自QUATZ通讯社:https://qz.com/993601/china-uyghur-terrorism/) 自1949年占领东突厥斯坦以来,中共政权从未停止对该地区民族人口比例的强迫重构政策。该政策的执行自2016年9月,原中共西藏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委任中共在东突厥斯坦的最高领导人之后呈愈加强硬及加速之势。关押80-200万维吾尔等突厥民族的 “再教育集中营” ,以及对东突厥斯坦地区原生民族语言、文化的灭行为正是该政策加速实施的佐证。 纵然,针对中共针对维吾尔人实施强力灭绝政策的原因,国内外媒体罗列出了诸多观点:例如,“中国经济衰退,中共控制力下降”,“未来将变为敌对势力反华手段”,“应对未来可能在中国内地的暴乱及割据局面时,边疆地区爆发分裂运动”,等等。但是,笔者认为,如果中共保持目前在东突厥斯坦的经济、军事存在,2016年之前就已存在的高压统治模式足以应付未来可能出现的任何变局。 在针对在实际人口比汉族人口低两个数量级,不具备任何现代化武装力量,并且在经济上完全依附中共政权的维吾尔人问题上,已被世界公认为经济以及军事实力大国的中国为何会采取如此极端的手段企图彻底解决东突厥斯坦的所谓“分裂”问题?其深层根本原因值得我们进一步深入思考。 即使经济出现严重衰退,不难推测拥有世界第一大人口、世界第三领土面积以及巨大内需市场的中国也不会出现经济规模指数级的下降。即便出现军费开支的缩减,中共也具备足够的实力维系在东突厥斯坦的政权稳定(以不发生国外政权或军事组织支持的军事冲突为前提)。通过以上推理,我们逐步排除其他因素,逐步将视线集中到中共沿袭了自古以来中央政权对边疆地区殖民政策的一个核心观点:保持边疆地区的汉族人口优势是实现“长治久安”的必要保障。   也许,中共逐渐意识到,“边疆地区汉族人口优势”的最后底线,在不久的将来可能失守。。。。。。 自由亚洲电台在2019年1月21日题为《中国人口老龄化危机:2018拐点?》的报道中援引中国政府最新公布的数据提出:中国在2015年全面开放“二胎”政策后,中国出生人口在2016年曾罕见得负增长,而2018年则是出生人口连续第二年减少。这篇报道在指出官方人口统计数据漏洞百出,前后不一原因时,援引中国人口问题学者易富贤的观点:国家统计局公布的出生率虚高,死亡率虚低。中国官方出生数据大概多报了500万,死亡人口少报了100多万。针对出生人口下降,人口反而增加的奇特现象时,该报道也援引吕美学者吴祚来的观点,认为:以前大量超生的人口被允许登记上户可能是乱象的主要原因。 另外一个证据,是2018年9月15日在卡塔尔半岛电视台播出的题为“Has China detained

目录

Categori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