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止说维吾尔语的“中华爱国主义”

新闻来源:SupChina SINICA

作者:Darren Byler

中文翻译:《维吾尔时报》

封面图片:《校园内消逝的维吾尔文字》,东突厥斯坦乌鲁木齐市第一小学,摄于2018年

 

现今的维吾尔人被要求以否定原有的维吾尔生活习俗的方式“展现”自己的“中华爱国情怀”。

中共当局正在逼迫维吾尔人认同例如“中华爱国主义”、“和谐社会”、“长治久安”、“职业教育培训”以及“精准脱贫”等看似美丽,实则邪恶的政治概念。这种措施正在侵蚀作为维吾尔人传统最核心的维吾尔语言,宗教及文化,使之急速走向消亡。

 

2018年10月27日,喀什地区叶城县(Qaghaliq)县委副书记Memtimin Ubul发启的 “发声亮剑” biao表忠心行为在过去两年内已逐步在东突厥斯坦地区发展成为了一种常态。在东突厥斯坦,政府工作人员使用维吾尔语言和文字已经成为了 “不爱国” 的象征。在Memtimin这封网络阅读次数达到7.5万人次的文章中,他明确表明了 “任何中共工作人员在公共场合使用维吾尔语都应该被视为 ‘两面人’” 。 “使用维吾尔语”竟然已经成为了数百上千维吾尔公众知名人物被关进“再教育集中营”的罪名之一,这也可能是一百多万未知其姓名的平民百姓被非法关押的理由之一。

Memtimin在他的文章中写道:任何少数民族干部都应该在生活的各个方面体现出 “热爱中华文化的爱国主义” 。这种 “爱国主义” 应该体现在他们的衣食住行等每个细节。即使在个人家中,少数民族干部都应该拒绝说维吾尔语,转而使用汉语交流。他认为: “少数民族政府干部是少数民族中具有最高知识水平和文化素质的群体,他们具有无可估量的社会影响力。因此,他们有资格定义到底什么样的维吾尔人是爱国的维吾尔人。使用被称为‘国家通用语言’的汉语应该是“热爱中华”的最基本要求。”他在其“发声亮剑”文章中同样写道:“汉语早已不是汉族人的语言,更是被‘再教育’之后的爱国维吾尔人的语言。”

 

视频内容:纪录Qaghaliq县某维吾尔农村生活的纪录短片。该纪录片纪录了在大规模关押实施之前以及“新爱国主义”政策开始之前具有浓郁维吾尔文化特色的乡村生活场景。该村庄正是这位Memtimin的党员干部所在辖区的村落之一。

 

为何必须要使用汉语?

根据例如Memtimin等政府干部的说辞,学习已经被定为国家通用语言(坚称‘国语’)的汉语的重要性体现在以下几点:第一点,也是Memtimin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是学习汉语有助于抵御宗教极端思想的渗透。将“讲汉语” 作为检测 “中华爱国主义” 的一种方法,Memtimin称如果维吾尔人抛弃本民族语言转而开始使用汉语,他们最终将突破宗教的牢笼。然而,他忽略了一个很重要的事实:几百万讲汉语的回族人,信仰的正是伊斯兰教。

第二点,他认为在维吾尔人以汉族人的方式生活时,拥抱汉文化的维吾尔人将体现出全新的文化自信。全盘接受汉文化的维吾尔人才能彻底证明自己中国人的身份。这种维吾尔人将具备建立在汉文化观念基础上的“基础素质”。

第三点,Memtimin认为只有会讲汉语的维吾尔人才能自由的追逐现代生活方式。汉语将成为维吾尔人共享中国经济发展福利的必要工具。

维吾尔人“热情拥抱”中共政府下派到他们家里的汉族“亲戚” 成为了检验他们是否接受了所谓中华价值观的方式之一。而这些以“结对认亲” 形式下派的中共政府官员的任务是监视维吾尔家庭的一举一动, 鼓(强)励(迫) 他们学习汉语,为他们提供便利的现代生活方式等。Memtimin在他的文章中写道: “虽然政府给许多 “结亲” 的家庭赠送了例如全自动洗衣机等现代化的家用电器设备。然而为何这些现代化的家用电器却被搁置在房屋一角,从未被使用?” 根据Memtimin的想法,他认为原因是这些维吾尔农民看不懂家电上的汉语控制按钮。然而,memtimin忽视的重要事实是这些维吾尔人认为被派到他们家里“结亲”的汉族中共官员未经他们的允许就强行住进了他们家里,抢占了他们的房屋,强烈地干扰了他们的家庭隐私生活。他们并不认为这些家电是中共政府真正心怀好意的馈赠。同时,许多维吾尔人认为那些政府赠送的所谓“现今家电”仅仅是浪费水资源的机器而已。

 

总体而言,Memtimin认为学习汉语将帮助维吾尔人摆脱贫困,以实现习近平宣称的“2020年全面摆脱贫困”的目标。学习汉语有利于维吾尔农村人口在政府助建的现代化居所实现现代化养殖业等的生活方式,并有助于维吾尔人在中国内地定居。

 

自从开始所谓的“反恐人民战争”以来,中共在官方文件中开始不再使用“汉语普通话”这种表述方式,“汉语普通话”已被“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的描述所取代。这一描述被中共看做是国家唯一的官方语言,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被中共认为就是一种爱国行为。

 

的确,强迫汉语言学习是大规模拘押维吾尔人的目的之一。不止一次,被采访的“再教育集中营”关押人员声称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如何让他们摆脱了“极端思想”的束缚。这些被非法关押的维吾尔人在采访过程中用慷慨激昂的语气讲着汉语,甚至有些人还学习了中文书法。观察人士强调,在被关押和对使用维吾尔语的禁令下,甚至是部分关押者的“精神”也被转变。在“集中营” 的思想灌输下,他们学会了用中文谈论 “文明,卫生,道德和法律”等中共所谓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 。

 

一位中共方面的观察家声称,这些维吾尔人被关押之后的首要任务就是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他们发现,部分学员已经能够掌握超过3000个汉字。他们现在可以阅读中文报纸,能说一口流利的标准汉语普通话。

 

一位被关押的维吾尔“学员”称:“我们过去被‘极端宗教思想’所蛊惑,没能学习国家通用语言。当我们进入‘学习中心’之后,我们对学习国家通用语言的兴趣与日俱增。我现在感到非常高兴!感谢党和政府拯救了我们。”

 

强迫的汉语言培训已经翻出“再教育集中营”,扩散到以被关押人员家属为主要目标的“脱贫工业就业园区”计划中。一份官方文件显示,这些措施的首要目的是培训对“国家通用语言”的使用能力,认识学员自身法律义务以及学员的生产纪律性为主的几项“基本素质”。而另外一份官方材料指出:“任何雇佣维吾尔强制性劳役人员的私人企业,不仅有培训这些被迫劳教人员操作技能的义务,更有教授他们汉语和生活技能的责任。”

 

根据中共的官方媒体报道,目前在维吾尔人聚居的乡村地区已经掀起了“汉语学习热”。在中共东突厥斯坦当局官方喉舌《新疆日报》的一篇报道中,维吾尔儿童正在教他们的爷爷奶奶汉语的标准发音。

 

今日,与我交谈的一位维吾尔人向我透露了她母亲在学习汉语过程中经历的苦难和压力。她的母亲是一位生活的维吾尔农村的退休职员。与我联系的这位维吾尔人讲述,上一次她从家乡的村庄得到的消息得知,学习汉语已经成为了她母亲日常生活的焦点。“我问我的表姐,我母亲现在怎么样了?表姐告诉我,你妈妈每天都在学习‘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每天都在完成从书上抄写几千字的 ‘家庭作业’,你妈妈很忙,不要担心。”  这位维吾尔女性表示,她很欣慰她的母亲没有被关进“集中营”里,但是她一个汉字都不识得的母亲不得不把所有精力都消耗在临摹成百上千的汉字上。村里每周的升旗仪式上,她母亲不得不向村里的“领导”提交那个抄写汉字的“家庭作业”。

 

作为国家官方语言的汉语

在Memtimin所谓的发声亮剑倡议书中,至少有三次不慎没有将汉语称为“国语”。而在文章他处,他记得使用“国语”一词。自中共开始所谓“反恐人民战争” 以来的4年内, “国语” 、 “普通话” 以及 “国家通用语言文字” 等词汇开始更加广泛的替代原有的 “汉语” 一词。然而在这之前,维吾尔语的官方说辞中却一直使用Hanzuche(汉语)表达汉语这个概念。而现今,汉语已成为了唯一的 “国家语言” ,一个衡量 “爱国” 与否的语言。

 

在近期发布的十几份中共政府有关东突厥斯坦的语言政策的官方文件中,“汉语”一词仅被使用了1次。中共官方已经更多的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或者“普通话”等词汇描述汉语。

 

在“发声亮剑”文章的尾声,Memtimin提到:“也许有人会认为使用汉语将摧毁维吾尔语言和传统文化。”然而他忽略了以下事实:维吾尔语言文字早已被中共官方在维吾尔学校中禁止,成千上万册的维吾尔书籍被禁,维吾尔民族出版业近乎瘫痪。Memtimin在文中谎称学习维吾尔语并没有被禁止,而作为所谓的所有公民的“权利”而继续存在。他简单的提倡维吾尔人学习其他所有民族的长处,尤其是杰出的民族的强项。

 

根据Memtimin的观点,维吾尔人的智慧是浸淫在伊斯兰教里的低等文化知识。他以此认为维吾尔人不仅仅远远落后于先进的汉民族,而且被中共政府称为“精神疾病”的伊斯兰教 束缚着维吾尔人与时俱进的步伐。因此,将从脑海中剔除维吾尔语是体现“热爱中华”精神的唯一途径。仿佛这种所谓的“中华爱国主义”可以避免维吾尔人被关进“再教育集中营”。

 

在东突厥斯坦,汉语愈来愈成为官方唯一允许使用的语言。“全面禁止公共场所的阿拉伯因素”可被视为禁止维吾尔语运动的起始点。最典型的例子就是中共开始禁止东突厥斯坦居民使用Assalamueleykum(愿主赐予你平安)这一阿拉伯式的问候方式。紧接着就开始禁止维吾尔人使用阿拉伯化的姓名。再者,中共当局已经拆除了餐厅和清真寺里的所有阿拉伯化标识

 

现如今,您以看不到马路交通标识上的维吾尔文字

图片来源:Bitter Winter杂志,拍摄于“新疆大学”校园内。

 

Memtimin的所作所为是维吾尔人被逼迫做出 “发声亮剑” 向党组织表决心姿态的例证。这些声明逼迫维吾尔人不得不已书面形式表述并非他们意愿的政治立场。中共政权要求这些维吾尔政府工作人员以 “对党和国家表忠心” 的方式重新撰写自己的履历。这些现象让人不得不联想到上个世纪50年代的毛主义阶级斗争以及思想改造运动中很多人被迫向公众阐明自己政治立场的历史。但是,现如今,这些维吾尔干部并非被要求表达政治立场,而是不得不在公众面前 “发声” 表明自己愿意抛弃维吾尔式传统生活方式而转向汉文化的立场。

 

在集权主义的话语体系中,维吾尔人的“中华爱国主义”现今要求他们抛弃自身的传统生活方式。在维吾尔人的故乡东突厥斯坦,政治言论和文字表态已经成为了最有效的护身法宝。在例如“中华爱国主义” 、“和谐社会”、“稳定压倒一切”、“再教育培训”以及“扶贫攻坚”等概念不清的政策阴影下,代表维吾尔文化最核心内容的维吾尔传统语言、文字、宗教等因素的急速消逝。即便是维吾尔社会最小组成单位的维吾尔家庭,也因中共强制将年轻一代维吾尔儿童与父母隔离,不允许家长在家中教授孩子任何表明其突厥族穆斯林身份的知识等令人发指的恐怖政策而受到威胁。

 

与19世纪和20世纪北美白人试图消灭印第安土著的信仰和文化的运动类似,中共政府正在强迫维吾尔人承认汉化的新生活方式,同时也逼迫他们否定原有的维吾尔传统。所谓“热爱中华” 等看似美丽,实则阴险的政治口号为中国的当权者使用暴力手段达到自身政治目的行为开了绿灯。而这些动听的政治口号标语下深藏的,正是他们一直在使用的国家暴力。

附注:本文作者Darren Byler先生有关东突厥斯坦维吾尔人问题的专题文章于每个月第一个周三定期刊登在 supchina SINICA网站。

 

声明:本文所有内容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维吾尔时报》官方立场。

 

新闻原稿网址:https://supchina.com/2019/01/02/the-patriotism-of-not-speaking-uyghur/?fbclid=IwAR00ag_h_F71ozMR9QhwNgMGVWi_uP0wXSHTAZdhYAgo1XBxszz1riJ06Ek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