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翻译:《维吾尔时报》

封面图片:Pidayilar Biz Tori Mexsuz Sehipisi (Facebook cover photo)

 

提示:任何发表于《维吾尔时报》网站的译文均为第三方所著,文中观点不代表《维吾尔时报》立场。

 

笔者注:

尊敬的各位同胞们。这是一封来自邪恶中共残暴统治下的故乡东突厥斯坦的泣血家书,是一位勇敢的维吾尔姐妹不顾自身的安危写下的泣血家书,是写给每一位身在海外的有尊严的维吾尔人的泣血家书。家书本是手写,为保护作者隐私起见,以打印形式展现与此。题目《泣血家书》由译者后行添加。各位读者,本家书真实展现了维吾尔故乡东突厥斯坦的悲惨现状。

 

书信正文:

喀什(Kashgar)的现状:喀什80%的维吾尔人已被关进“集中营”,15%的人已经被判刑,剩余5%的人不得不闭口苟活。所有父母被关押的0至7岁的孩子都被送到了 “孤儿院” ,多数孩子身心受到了严重摧残,神情恍惚。 “孤儿院”的生活条件并不是很好,多数孩子每天的两顿伙食仅是一个馕加一杯白水。他们的生活状况在进一步恶化。这些无辜的儿童何罪之有?这些被捕的人或者曾出国前往沙特阿拉伯、埃及等所谓“敏感国家”,或者因被怀疑用手机下载通讯软件尝试与国外取得联系的人员,严重者被判无期徒刑或25年刑期,最轻的也被判了5年有期徒刑。每天依旧有越来越多的人被送进“集中营” ,或者被判刑。

每家都至少有一到多名男性被送进“集中营”或者被判刑。多数家庭已无男丁,部分家庭已举家被捕或被判刑,孩子被送进了“孤儿院”。所有曾依合法程序办理过护照的人都被关了进去。在“集中营”关押的多数人都以出现精神问题。咱们年轻人(译者注:据悉本书信作者是一位维吾尔女青年)更是不得天日。因有亲戚出国或持有护照而被牵连,身份证上已经被当局做了标注,在每个安检口刷身份证时都会发出警报,因此不敢随便出门或外出旅行。因合法经商而积累了一定财富的人无一幸免,全部都被关进了“集中营”。所有的家庭都处于勉强度日的贫穷状态。当局强迫我们年轻人抛下家中年迈的父母,外出打工。每一位年轻女孩都不得带头巾,被强迫要求穿短袖T恤,不允许穿裙子,只能穿裤子,具有民族特色的穿戴都被禁止了,我们的穿戴现在和汉人已无任何区别。家中所有的维吾尔语书本都被没收了,维吾尔特色的服饰更是无从寻迹。我们原有的生活习俗都已经被迫改变了,结婚不能有nikah(伊斯兰教的婚礼仪式),葬礼不得念古兰经缅怀亡灵。清真寺都被强拆,或者被改成了寺庙,文体活动中心、奇物异石店、KTV等娱乐场所,供汉人消遣娱乐。我们心里在滴血,但是我们不得不忍气吞声,悲尊屈膝地苟活着。

我们每天都要去居委会学习中共的法律政策以及汉语。无论家里有多紧急的事情,都不允许我们请假。以我们家为例,X哥哥(出于个人安全原因,真实姓名被隐藏)被关进“集中营”已经一年半有余,XX姐姐(出于个人安全原因,真实姓名被隐藏)去年7月被国保带走,至今了无音讯。她的爱人因为打电话问询妻子的消息,也被警察带走了。你们家(这里“你们”指收到此封家书的人)的情况是,你弟弟已被判刑,你父亲也已被判刑,并且已经永远的离开了我们。。。。。。大姐姐家的情况是,XX江(出于个人安全原因,真实姓名被隐藏)被判了14年有期徒刑,而他家人被判了7年有期徒刑。另一个XXXX姐姐家里目前一切平安,姐夫曾差点被带走,因为身患重病而暂时幸免于难。家人一直细心照顾,但姐夫最终还是在今年8月因治疗无效而永远离开了我们。邻居们的情况也是非常的糟糕,祖丽皮娅(Zulpiye)的丈夫被判了12年有期徒刑,罪名未知。塔依哈吉(Tay-Hajim)的铁匠儿子被判了15年,据说罪名是被嫌疑曾尝试下载软件与国外建立联系。XXXXX卡热木(出于个人安全原因,真实姓名被隐藏)也被判了12年;邻居XXXX大姐的爱人也被判了11年6个月。另一个邻居汗尼(Haan)大姐的哥哥XXXXX哈吉(出于个人安全原因,真实姓名被隐藏)也被判了12年,他们的大儿子也被警察带走失踪了。小儿子HHH哈吉(出于个人安全原因,真实姓名被隐藏)被送进 “集中营” ,听说已经精神失常,整个人都疯掉了。另外还有3个邻居大哥都在 “集中营” 里,还有邻居D大哥的女儿被判了6年,S大姐以及J罕大姐也都被判了7年。您的小叔、舅舅、二伯们现在也都在 “集中营”里。大伯虽然目前在家平安无事,但是他的儿子,女儿以及儿媳妇们目前情况都不太好,具体情况我也无从得知。在集中营里因为营养不良而死亡的人很多很多。活下来的人也面黄肌瘦,精神恍惚,他们的行为举动都已不太正常。

我的好朋友KKK哈尼木(出于个人安全原因原因,真实姓名被隐藏)被判了7年,她丈夫被判了11年。总之,在“集中营”里死亡的,失踪的,被判刑的人不计其数。就算上级有人来检查,我们也不可能向他们讲述真实情况。一些年迈的人,因无法忍受突然失去挚爱亲人的打击,出现了脑溢血,突发心脏病等情况。他们多数也含冤离开了这个世界。可以说,整个新疆(东突厥斯坦)境内找不到一个未被波及的完整的维吾尔家庭。

数以万计的维吾尔姐妹们被关押在“集中营”里或者被投入监狱。她们年幼无辜的孩子们也被强迫送到了“孤儿院”。这些孩子就算有直系亲戚也长年累月无法与之相见。因此,这些可怜的孩子已经变得六亲不认、沉默寡言。

 

您一定要安心快乐的活下去,至于我们,真主自有安排,万能的造物主会保佑我们的。但是,我们的伊斯兰传统已经消失殆尽。只剩下向我这样的孤儿寡母。曾有传言说一些国家指责了习主席的罪行,但是,后来这些传言也销声匿迹了。这些国家如果能帮助我们获得没有恐惧的安宁生活的话就好了。现在我们这边什么事都做不了,身份证也被没收,并被打了标记,甚至连进出自家大门都需要刷身份证。我们连吾斯塘波依(Ustengboyi,写信者所住社区名称)辖区范围都出不去,而内地来的汉人却可以自由出入我们的院落,他们去哪里都畅通无阻。而我们只能进出han-baziri(集市名称)以及teshtek-baziri(集市名称)这两个集市。

每100米就设有一个检查站,只查路过的维吾尔人的身份证和手机。身心被中共残忍折磨的我们每天都生活在恐惧之中。您不要多虑,好好活下去,好好培养您的孩子们。愿万能的主保佑您和您的家人。万能的造物主就是我们的一切。

我们一直保佑希望,如果能让“上头”(信中应该是指联合国)知道我们现在的惨况,也许我们的苦日子会早点结束。您比我们自由,联合国派人来调查的时候,所有的情况都会变得跟现在完全相反,所以联合国派来的根本无法得知真相。一些人被中共当局强迫说出背叛良心的话,他们也没有办法。当你被警察威胁,酷刑折磨的时候,不得不顺着他们的意思说谎话。孩子他父亲被判了5年有期徒刑,明年就要刑满释放了。我哥哥自己目前还平安无事,但是他90%的朋友都已经失去联系了,他自己也无法出门,因为他身份证上被做了 “逃犯” 标记,因此我们全家的身份证上都被标记了 “逃犯家属” 。除非有好几个单位的批准盖章,不然根本不能出远门。希望您在那边能在自由世界多为我们鸣冤发声。

剩下的话,如果以后还有机会的话再聊吧。我现在情况有点紧急,祝您一切平安。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