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噩梦”:埃及帮助中国扣留维吾尔人

翻译人:Maryam

原文: https://news.yahoo.com/nightmare-egypt-aided-china-detain-uighurs-024625386.html?soc_src=community&soc_trk=wa

维吾尔族学生过去常常在埃及首都开罗吃点传统美食的餐厅
(以前的维吾尔语标牌没有了,挂上中文标牌了。)
在埃及著名的爱资哈尔大学学习神学的Abdulmalik Abdulaziz说,他被埃及警方蒙住眼睛,戴上手铐并接受询问,但当眼罩被移除时,他惊讶地看到中国官员和埃及审讯人员一起

维吾尔族学生Abdulmalik Abdulaziz被埃及警方逮捕并戴上手铐,当他们取下眼罩时,他惊讶地看到正询问他的是中国官员。 

他在光天化日之下与朋友们一起被带到开罗警察局,在那里中国官员向他讲述他在埃及所做的事情。

三位官员用中文跟他说话,他们没有以维吾尔族名字叫他而用他的中文名来对他说话。

“他们从未说过他们的名字,也没有提到他们究竟是谁,”27岁的Abdulaziz说,他向法新社发表讲话,帮助发现2017年从大多突厥少数民族穆斯林中逮捕的90多名维吾尔人的新细节。

在2017年7月第一周的三天镇压中

Abdulaziz就像大多数人一样,是逊尼派穆斯林世界最负盛名的教育机构Al-Azhar大学伊斯兰神学院学生。

“埃及警察说’中国政府说你们是恐怖分子’。但我们回答说我们只是爱资哈尔的学生。”Abdulaziz说。法新社正在使用假名来保护受访维吾尔人的身份。

中国是埃及最大的投资国之一,两国之间的贸易在2018年创下了138亿美元的历史新高.

中国是埃及最大的投资者之一,向大型基础设施项目投入资金,如在开罗东边建设新的行政首都。去年,两国贸易额达到138亿美元最高纪录。

在突袭前三周,埃及和中国签署了一份关于“打击恐怖主义”的安全备忘录。

在开罗高档郊区纳斯尔市的2号警察局进行了几天的质询后,阿卜杜拉齐兹被送往埃及最臭名昭着的监狱之一—托拉监狱。

在被拘留60天后释放,他于2017年10月逃离土耳其寻求庇护,那是土耳其是维吾尔族移民的中心。

“相同的战术”

Shams Eddin Ahmed,26岁,于2017年7月4日在纳斯尔市的Moussa Ibn Naseer清真寺外被捕。

Shams Eddin Ahmed于2017年7月在开罗Nasr市区的Moussa Ibn Naseer清真寺外,在为期三天的镇压针对埃及的数十名维吾尔族人的活动中,被埃及警方逮捕。

他的父亲在中国西北地区的新疆,也在那个月失踪了。

许多维吾尔人将新疆称为东突厥斯坦,包括接受采访的法新社,但对北京来说,它具有令人不安的独立和行动主义内涵。

“我仍然不知道他是死还是活,”他回忆道。

下午的礼拜结束时,没有标记的黑色货车停了下来,大约五名警察逮捕了几名维吾尔族穆斯林。

艾哈迈德也被转移到了托拉,那个令人窒息的地方,里面有许多埃及高调的政治犯。

“当我到达那里时,心里非常害怕。那里非常黑暗……我心里想,我们到底怎么样能离开这里呀?” 他说。

“我担心他们会把我们交给中国当局,”艾哈迈德补充道。

在托拉监狱里,维吾尔族分为两组,每组45至50名男子,并在大型牢房中徘徊数周。

在他们获释前两周,维吾尔族和其他不同种族血统的中国穆斯林被分成三组,并给出三种颜色标号。

红色,绿色或黄色确定是否会被驱逐、释放或进一步询问。

艾哈迈德说,埃及的监狱被戴上手铐,被蒙住眼睛,然后将许多人带到前往开罗警察局的货车中。

在警察拘留11天期间,他声称有三名中国官员专门询问了他的父亲。

“他们问我他在哪里,他怎么给你钱?”他告诉法新社。

艾哈迈德是绿色标号,这意味着他最终会被释放。他于2017年10月初逃往伊斯坦布尔。

现住挪威的维吾尔族语言学家Abdulweli Ayup在埃及研究了该社区,他确认听到了其他被拘留者的类似记录。

“这与在中国的拘留营实施的做法和策略相同。我不认为这是巧合,”他说,并补充说”中国当局对被拘留的维吾尔人使用相同的三种颜色标号。” 

穆斯林兄弟

人权组织称,在中国的一个拘留营网络中,有超过一百万的维吾尔人和其他大多数穆斯林少数民族被关押,他们忍受着政治上的灌输。

北京说,“职业教育中心”是打击宗教极端主义的必要条件。

现住德国的独立研究员阿德里安·曾兹(Adrian Zenz)曾绘图出在新疆设立的再教育营地,他说:“中国为了重新定义人权,在经济发展方面推出新举措……这可适用于许多国家。”

“一个给予中国巨大回旋余地的国家可以反过来期待重大的好处,”他补充道,他指的是中埃安全合作。

埃及内政部和中国驻开罗大使馆没有回应法新社一再要求置评的请求。

埃及外交部发言人艾哈迈德·哈菲兹(Ahmed Hafez)在被问及2017年将维吾尔人驱逐出境时说:“那些被发现违法的人,包括中国公民和其他国籍的人,都被驱逐出境。” 他在被问及维吾尔族于2017年被驱逐出境时说道。他没有回答法新社的关于被警察逮捕的团体60多日拘留的问题。

华盛顿大学人类学家达伦拜勒指出,“中国官员在泰国和类似泰国的其他地方引渡侨民维吾尔人。”

“中国当局获准在埃及采取行动的自主权是前所未有的,”他告诉法新社。

语言学家艾尤普解释了2017年突袭的破坏性影响,将大约6,000个维吾尔人的繁荣社区减少到大约50多个家庭。

他说:“对于维吾尔人来说,那是一个噩梦。想一想,你的穆斯林兄弟邀请中国官员审问你。他们已经失去了信任,并且已经成为维吾尔族侨民中最多心多疑的人们。”

阿卜杜拉齐兹认为自己很幸运,但被埃及驱逐的其他维吾尔族人的命运也在他的脑海中回旋。

“自从我们听到有关那些被驱逐者和我们的家人的消息,已经过几年了。现在我们什么都不知道。”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